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纵横五千年》
纵横五千年

第六百一十九章 仙域只闻江九荒

无数道视线,充斥着浓浓敬畏,聚集在江鱼身上。

江鱼踩着云端,站在皓月之下,黑衣猎猎,眼瞳淡漠,身上如披星衣,煜煜生辉,似为天神。

林薇儿激动地小脸潮红,双眼全是小星星。

江鱼脚踏虚空,垂袖走来,轻飘飘的身影,好像与天地融合。几个弹指,就平稳落在地上,出现在林薇儿眼前。

“江大哥。”

林薇儿扑入江鱼怀中,心中滋味难言,不断用小脸,蹭着江鱼的胸口。

“好了好了。”

江鱼含笑,轻轻拍打林薇儿后背。

至于白若仙,看都未看一眼。

宫素素脸色复杂,犹豫不决,最终还是莲步轻移,走到江鱼身后,充满愧疚道:“江上师,对不起,让您遭受横祸。”

她对江鱼的称谓,已经用上了敬称。

江鱼对宫素素没有什么恶感,之前聂世堂欺压,命她拿下自己。最后宁愿冒着背叛师门的风险,也没有恩将仇报。

“无妨!”

江鱼脸色缓和,摇头说道。

他前来仙域,本来就不是踏郊旅游,等身上伤势痊愈,一家家登门拜访不迟。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星空传送阵。

这是江鱼离开地球的最后希望。

不到万不得已,江鱼实在不愿意夺人道行,欺人气运,把主意打在许道之身上。

至于千夜,地球最后一株不死药,因为还未成熟,被上古人族大能留下。距离彻底长成不死药,不知还需要多少年时间?

江鱼刚来,许多人就入城拜见,放眼看去,黑压压一片,地仙也有好几十人。

白若仙如被施展了禁言法术般,站在不远处,清冷绝艳的面容,百种滋味闪过。

迟疑片刻,她还是来到江鱼面前,作揖拜见道:

“晚辈有眼不识上师,之前冒犯上师,还请上师看在师尊的面子上,饶过小女一次。”

看着白若仙服软请罪。

宫素素美眸异常复杂。

白若仙在寒玉神宫地位极高,背靠南离天仙,又深得寒曲老祖赏识。自从广寒仙子跟随众天骄出入世俗后,就没有人再能压她。

这等性格高傲,眼比天高的冰冷仙子,都对江鱼俯首。

宫素素只觉得,就像做梦,一切是那么虚幻。

张尘子、武琳琅、石破天、连带二十多名地仙,今夜全部尽陨天霜城。

谁能想到,天霜城这等边荒小城,平常就是地仙都难见几人。却在这一次,埋葬了几十位强者、一位天仙的尸骨。

那可是天仙啊!

宫素素心中咆哮,她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几次。

江鱼目光低垂,淡淡开口道:“南离天仙在我眼中,蝼蚁一般,与石破天并没有什么区别…”

众人心脏随着江鱼说出的每一个字跳动。

把天仙比喻成蝼蚁,本身就是一种不敬。

要不是这些人亲眼看见江鱼斩杀石破天,可能江鱼才说这句话,白若仙就一巴掌扇过来了。

在白若仙愈发难看的脸色下,江鱼继续道:

“你师尊,在我面前没有半点面子可言。如果我想杀你,寒曲老祖来了,也拦不住。”

江鱼的确是看一个人的面子上,才饶恕白若仙不敬。

不是寒玉神宫任何一人,而是广寒。

曾经听广寒说起,她在寒玉神宫,有一个朋友,同为天骄,名叫白若仙。

本来这一次出世,应该是白若仙。

后来因为白若仙闭关冲击人仙境,才挑选出广寒,让她入俗。不过对江鱼而言,谁入俗不重要,都是弹指碾死。

白若仙大气不敢出。

江鱼如若君王巡视,一夜时间,名满天霜,就连附近不少大城小镇,都听说了江九荒一名。

这件事,甚至传到寒玉神宫,引起轰动。

据说还在路途中的上部魔宗,听说张尘子、武琳琅和石破天被江鱼全部斩绝。当时就吓得掉头而逃,连夜赶往老窝,不敢再找江鱼寻仇。

至于林宗河,听见江鱼斩杀了天仙后,整个人目瞪口呆,直接瘫软在地。

回去后,直接被关百年禁闭,差点因为惹来祸端,被上部魔宗废除弟子身份,驱除魔宗。

江九荒之名,如飓风般,席卷诸多大域天宗。

半个仙域,都曾听江九荒一名。

无数人打听江九荒身份,却发现,他来历身份,就像地球的三无人员,什么消息都查不到。

包括寒玉神宫亲自调查,最后依然未果。

江九荒顿时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就好像凭空出现。

外界轩然大波的时候,江鱼正身处阁楼庭院当中,四周奇花异草,散发着浓厚幽香,令人精神一振。

“类似的一株花草,有着调神养气之能,放到地球上,可以拍卖出几千万的天价吧?”

江鱼忽有所想。

地球上那些富豪,给江鱼最直观的印象,是身体孱弱,气弱多病。正因为他们的存在,各类灵丹,才被炒出天价。

以修仙者眼光看待。

普通灵丹,对普通人固然有用,但本身价格,最多几千块钱。考虑到稀少程度,以及噱头各种,几万块钱撑死了。

但据江鱼所知,随便一枚灵丹,价格普遍在几百万上千万不等,高点的,动辄几亿。

“难怪那些修者,各个身家亿万。”

江鱼摇头一笑,感慨连连。

“江大哥,你在笑什么?”

林薇儿手中端着一尾金鲤,香味诱人,正为江鱼剔刺剥肉,用筷子送入江鱼嘴中。

江鱼笑道:“没事,倒是这些花花草草,待我离开前,多带一些,栽种在八景山中。夏柠菲菲和老妈她们,应该喜欢才是。”

林薇儿点头:

“嗯,江大哥喜欢什么,尽管拿就是。”

她第一次听见江鱼开口说,身边还有亲人故友,聪慧的她,没有多问。

修者最忌讳别人问东问西,就怕自己亲朋有好友,暴露在外。此乃大忌,若关系不到,绝对不可轻问。

“江大哥,过几天,就是寒玉神宫的年度大会了。只要那天,能脱颖而出,就可以进入寒玉神宫,成为一名弟子。”

林薇儿眼巴巴的看着江鱼:

“你跟我们一起去吗?”

江鱼点头:

“好!”

正好他,要亲自去一趟寒玉神宫。

江九荒!

隐隐间,这方仙域,一轮炽盛巨大的骄阳,徐徐升起。当到达顶点那天,仙域都将震撼。

那一幕,如仙人踏月般。

天地,都没有江鱼的身影巍峨,他一人站着,就镇压一切。

天霜城这一晚,记住了一个名字。

然而这一切,化为泡沫,再难实现。

他没想到,江鱼这般恐怖,三百年道行,被他一口吞入。足以撕裂虚空,袭杀天仙的大神通,竟这样,风轻云淡中,就被化解。

“我说过,石昊是石昊,你们是你们。我江九荒恩怨分明,他再三挑衅,冒犯于我,我自当杀他,和你石破天没有什么关系。”

她攥紧拳头,颤抖道:“江大哥好厉害,这才是那个一袖隔空,斩杀凶兽的绝世强者。”

其他几个小丫头,无不满脸崇拜,整个眼底,都只剩江鱼的身影。

这位掌管百万人生死,活了三百多年的陆地天仙,瞬间灰飞烟灭。

天地似乎寂静下来,再也没有一点声音嘈杂。

“可惜……”

江鱼缓缓摇头。

刚才那击,糅合了三百年道行,哪怕杀不死江鱼,也可重创,或者拦住他片刻,好远遁逃出。

只要重新夺舍,虽不如自己的道体好用,但起码能保住尽数修为。以他对天地的感悟,不出百年,又可再入天仙。

便等于宣判了命运般,石破天怪叫一声,不惜燃烧紫府,转身遁入虚空,就要逃。

江鱼轻描淡写的伸出手来,探入虚空,直接把石破天从中抓出。

随着五指一握。

石破天快疯了。

三百年来树立的人生观,朝夕崩毁,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江鱼,宛如神魔。

紫府神魂是最后一道屏障,也是最后底牌,凝聚了毕生修为、道果、法象。

阅读纵横五千年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