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978章 ☺那个谁,人家可是很小心眼的☺

她是一名勇敢且可敬的巫师,来自于遥远的布斯巴顿魔法学校,和洛丹伦五百余名英勇的士兵一同战死在对抗亡灵和恶魔的‘考林路口之战’里,她的事迹和英灵将和洛丹伦的那些英勇的士兵们一起,将永世被洛丹伦的人民传颂和铭记。

……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个被放置着一捧鲜花的小土堆前,看着那些用艾泽拉斯世界人类的通用文字铭刻在上边,然后两人还很离奇地能看懂的墓碑默默无语,谁也都没有先说话,就这样站着,一动不动地。

要不是对方非要给他们弄到这个危险而又疯狂的世界里进行比赛和试炼,要不是对方还不给他们离开的方式,并让他们每日都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经历生与死之间徘徊和无尽的战斗的话,他们又怎么会那么快就失去了芙蓉,还有之前那个英勇的,同时还是魁地奇世界杯的大明星克鲁姆?

所以,此时此刻,他哈利心下一直在酝酿着的那深深憎恨和无边的悔意就并非不是完全没有任何缘由的。

“……”

为难地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正下意识地紧握着双拳的哈利,赫敏张了张嘴,可最终她却还是没有能说出话来,就只是默默地陪着对方站在这里,默默地看着芙蓉的那个墓碑发起呆来。

因为,她自己同样是有些不理解……

赫敏之前早就觉得,这个世界对于她们这些学生们来说,真的是太过于危险了一点,要不然,七年级的克鲁姆和芙蓉两人也不会先后战死在这里……而事实上,赫敏还觉得,这里对于绝大多数的巫师,甚至是傲罗那样的存在也是极其危险的一个世界!哪怕是她们的校长,那位邓布利多教授那样的魔法界最强者,来到这个世界里恐怕也是举步维艰的吧?

但是,

虽然她也是那么想,可现在既然她们还在这个世界里,且还没有完成任务并找到回去的办法,那就总是要振奋精神并努力地挣扎生存下去的,在这种情况和局面下,再怎么去怨天尤人也是没用的,因为那样做对她自己或者哈利并没有任何的益处。

不过,这种事情她没有办法在这时候去跟哈利说明,只能让对方慢慢去想明白了。

哎……

“哈利?”

等了一会,终于有些忍不住的赫敏先是在心底下叹了一口气,然后才伸出手,将一卷羊皮纸和一件折叠到一起的披风给小心地递到了哈利的手中。

“给!”

“这是你之前向我要的那些所有高级咒语和施展的技巧,还有这件芙蓉的暗影斗篷,她的魔杖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天亮后就再也找不到了,兴许是不小心被谁给当柴火烧掉了吧?”

“还有……”

“如果那些咒语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到时就尽管直接来问我就行。”

那是对方以前向她要的那些高级咒语,大部分是四、五、六、七四个年级的学生所必修的一些跟战斗相关或者有帮助的咒语,它们都被赫敏一个个回忆并详尽地写到了那卷羊皮纸上。

而那个能够在晚上进行隐形的暗影斗篷,那个来自于地精,现在则可以说是芙蓉的遗物的东西她也一并交到了哈利的手中。

反正,她自己能够帮助对方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些了……

她的那个刺绣深海包里还有不少的杂物和药水,都是那个地精的一些货物,在达隆郡的雷德帕斯队长代替她支付给了那个地精一大笔的金币之后,对方就再没有来向她索要过货物和讨论赔偿的问题,所以她们才可以一直保留着那些东西,包括哈利脚上的敏捷之鞋和现在她递过去的暗影斗篷在内。

“……”

“赫敏……”

看着对方塞到自己手里的东西,再看看眼前的土堆,哈利就总觉得自己的胸口如同是被什么给堵住了一般,并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这些时日里和芙蓉在一起时的一切,特别是当赫敏离开了他们率先前往达隆郡的时候,他和芙蓉两人可是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的。

也正是在那时,他才渐渐地开始深入接触和了解了那个大他三岁的,来自布斯巴顿魔法学校的学姐。

“怎么了?”

赫敏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呼唤自己,但是,知道对方现在心情不好的她,便赶忙应了一句。

“如果,还有机会见到她的话,我一定会当面质问她为什么要那样做!”

“如果我没有机会了的话……赫敏,你也一定要帮我去问问她,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要把我们丢来这种可怕的地方,为什么要害死芙蓉和克鲁姆他们两人?!”

哈利恨恨地紧握着自己手里的羊皮纸和折叠在一起的那件斗篷,甚至指甲都不自觉地掐进了掌心里,并隐隐渗出了一些血珠子……

“我不会原谅她的,她就是个刽子手!”

“是她间接地害死了芙蓉,害死了克鲁姆,害死了这里的所有人!”

他没有说质问的‘她’是谁,但是,无论是他自己还是赫敏,他们都知道他刚刚指的到底是谁。

“哈利……”

赫敏微微睁着眼睛,有些意外地看着自己身旁的这个同伴,原本想说点什么的她,在张了张口之后就又叹了一口气,然后幽幽地垂下了自己的头去。

“哈利,这其实是恶魔们的阴谋,安妮教授没有想过害谁……”

“真的!这里的一切其实真的怪不了安妮教授的……你之前在学校的时候也知道的,三强争霸赛就是因为死亡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才被中断了好几个世纪……现在想想,或许这才是三强争霸赛的真正样子和被中断了那么久的根本原因所在吧?”

“我觉得,我们可能当时就不应该来参加这种可怕的比赛,虽然我们都知道,这都不是我们的本意……”

“也许魔法部的各位司长部长,还有邓布利多校长他们就不该同意‘三强争霸赛’的再次举行的?”

“我觉得,如果一定要去怪谁的话,就应该全都是那个火焰杯的错!?”

看了看对方的那可怕的表情,赫敏叹了口气,并尝试着替她们的那位安妮教授辩解着道。

她自己之所以能参加这个三强争霸赛,显然是由于那位安妮教授的原因,而哈利为什么也能参加比赛,那她就不知道了……而现在倒好,两位参赛的高年级学生全都阵亡了,反倒是她和哈利这两个不该参加的四年级的学生还在苟活着坚持下去,这个事情,认真想起来似乎也挺是讽刺的?

不过,

想了想达隆郡的那场战斗和昨天在考林路口的战斗,赫敏除了埋怨之外,就还是稍稍有些感激她们的那位安妮教授的……因为,要是没有对方两年前送给自己的那本魔法书的话啊,恐怕她和哈利俩人就肯定是坚持不到现在的。

“不说了!”

“赫敏,我累了,我要先回去休息了……”

不打算听赫敏的那种替那个小女孩辩解的话的哈利直接站起来转身就走,因为,他的第一个女朋友,或者可以说是他的初恋,他的那位美丽的芙蓉学姐昨天死了,就死在他的眼前,死在他的怀里。

他可还是历历在目的,当时,芙蓉学姐的那张美丽但是又充满了恐惧和惊愕神色的俏脸就那样子在他的怀里一点点变得苍白、一点点变得冰冷……

她是为了保护他才死的,她其实完全没有必要那样去做,现在该躺在这里的应该是他哈利·波特才对,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用他自己的性命去换芙蓉回来,可是,对此他却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现在一切都没有办法挽回了。

那时,虽然达维圣骑士的圣光治愈了伤口,可最终也还是救不了她……

因为那位正直圣骑士大人说了,芙蓉的灵魂已经不在她的体内了,没有灵魂的肉体是肯定没法活下去的,想必此刻,芙蓉学姐的灵魂早就已经被那只邪恶的恐惧魔王给掳远了吧?

而此时,在一天一夜过后,还不知道她此时正在那只邪恶的、如同神话传说中的邪恶吸血鬼一般的玛尔甘尼斯的手里遭受着怎样可怕的折磨呢!

对此,

哈利表示,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去救回她的,哪怕仅仅只是她的灵魂也可以!他绝对绝对不会让她的灵魂在那只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的手里接受永恒的无尽折磨的,他发誓绝不!!

“……”

突然,哈利站住了,不过他没有转过身来,只是紧紧地攥着他手心里的那卷羊皮纸和斗篷。

“赫敏!”

“谢谢你抄给我的魔咒,我回去一定会用最短的时间背下和学会它们的,我向你保证!”

“还有……”

说到这里,哈利又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酝酿着某些比较恰当的词汇一般?

“你其实不用去替她辩解的……”

“因为我现在很讨厌那个小女孩!非常地讨厌!甚至一想起她的名字,就能让我感到恶心!”

“我不会原谅她的!!”

说完,哈利直接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而他说的‘小女孩’到底是谁,那就不言而喻了,因为聪明的‘万事通小姐’就肯定是会知道他说的是谁的。

而现在,他累了,两天一夜没有休息过的他需要回去先好好地睡一觉,至于醒来之后到底要做些什么,他则还没有想好,也暂时还不想去想!

“……”

哎~怎么会弄成这样子呢……

看着哈利朝着考林路口镇子的方向一步步地走去,看着对方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那些破损的木石结构的房子后边,赫敏才又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蹲到了那微微有点儿潮湿的山岗草地上,就那么用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膝盖,看着远处那还硝烟袅袅的战场发起了呆来。

除了那边的那由于昨天晚上混战而变得无比凌乱的西边路口战场之外,她还看到:更远处的荒地上,还有好几堆仍旧在冒着黑烟的大火堆,不过幸好,这里是上风向,那些黑烟并不能飘到这边,要不然,就一定会让她哪怕是闻着都能作呕的!

因为……

那是洛丹伦的士兵们焚烧亡灵‘尸体’的火堆,他们必须要那样去做,要不然,无论是骨头还是腐烂的肉块,一旦被那些亡灵们找到的话,就都会变成对付她们这些活人的可怕利器。

毕竟啊,无论是那些缝补起来的可怕憎恶还是骷髅僵尸,甚至是那些可怕啊的绞肉车,它们都是离不开‘尸体’的。而且,赫敏可是还看到过的,那些可怕又邪恶的食尸鬼们,它们就是以活人的新鲜肉食或者死人腐烂的肉块为食物并去‘治疗’身体上的伤势的!!

“……”

不过,一想起之前被一齐焚烧的尸骨无存的克鲁姆,以及现在被埋葬在这颗大树下的芙蓉,赫敏的那颗彷徨的心也不由得渐渐地沉了下去。

她突然就在想,如果前些天她碰到的那个像是疯子一样,还喜欢装神弄鬼的老巫师‘先知’所说的是真话的话,那想必,终有一天,她或者哈利的结局,也不会比芙蓉或者克鲁姆他们更好的吧?

这块大陆,真的已经走向了毁灭的边缘,真的还有更加可怕的危机会到来吗?就比如,那个所谓的‘洛丹伦的黄昏’?

然而,

不知道真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赫敏,就只能这样默默地抱着自己的膝盖蹲在草地上发呆并胡思乱想着……

因为她仅仅是个小女巫而已,现在所能影响到的人也极其有限,哪怕那位对她很是敬重的圣骑士领袖达维·克罗弗德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听她的,她哪怕知道并愿意去相信那一切,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

‘!!’

‘啊?赫敏姐姐,你现在是在哭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个小男孩的脑袋便从那棵大树的后边出现,然后对方在歪着脑袋看了看这边之后,才轻轻走到了赫敏的跟前蹲下,有些怯怯地看着赫敏的那不知道因为什么而被沾湿了的睫毛并问道。

“不!我没有……”

赫敏有些嘴硬,连忙擦了擦把脸,显然,她不愿意在这个小男孩提米的面前表现出自己柔弱的那一面。

“倒是你!”

“小提米,这里可是很危险的,你怎么敢一个人跑来这里?!”

吁了一口气,缓解了心下的一些烦闷心情之后,赫敏才气呼呼地站了起来,并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后领,就准备揪着对方回到考林路口里边的镇子里去。

要知道,虽然她们现在胜利了,且还打败了亡灵,但是谁都知道,外边这里并不安全,仍旧有零散的骷髅、僵尸乃至于那种危险且迅猛的食尸鬼们在活动着,所以,小提米这种在外边乱逛的行为可是非常危险的。

要是对方被那种食尸鬼给碰到的话,那些喜欢生撕活人并吞噬血肉的怪物可不会像某些豺狼人一样,还会巴巴地等着她们去把他给救回来!

‘啊!’

‘赫敏姐姐你轻点,我是拿花来送给芙蓉姐姐的……’

被扯住了后领的小提米赶紧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邹巴巴的野花,显然,对方应该是躲在大树后有些时间了,要不然那些野花也不会看起来邹巴巴且还一副缺失了水分后萎巴巴的样子?

“……”

“把花放下,然后马上跟我回去,以后你绝对不能一个人偷跑出来,听到了没有?”

只可惜,小提米的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并没有能让赫敏区别对待,她在盯着对方将花给放下之后,便狠狠地拎着对方的后衣领就往镇子的方向拖,显然是不希望对方在这里逗留太久。

而且赫敏可是知道的,这个小男孩出了名的爱偷溜并乱跑,如果不要求严格一点的话,恐怕某一天对方就被亡灵们给吃掉了!

——————————

霍格沃茨城堡的大礼堂这里,人员开始渐渐多了起来,因为现在已经是黄昏之后了,用过了晚饭后无处可去的师生们或多或少都开始聚集到了这里,准备进行他们的例行夜间娱乐活动,那便是——集体观影!

只可惜的是,现在大礼堂这里还亮着的大荧幕只剩下最后的两个了,而另外的两个,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动不动的灰色,这不免让师生们稍稍感到有些许的遗憾……

但是,他们也知道,现在‘影片’已经渐渐进入了精彩的时候,指不定什么时候,荧幕上剩下的那两个勇士也很快就会以某种离奇的死法直接‘死’出来的,而这,则也正是让他们感到兴奋和期待的?

因为,这种‘影片’非常地真实,所有人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些什么,这是和所有的电影和剧本都不同的。

由于某些原因,此时,在大礼堂里的师生们都不约而同地朝着某个正气呼呼的小女孩投过来了好笑、戏谑或者是某种喜闻乐见的笑容?

因为啊,刚刚荧幕上的那俩位格兰芬多的勇士哈利·波特和赫敏·格兰杰的对话他们可都是听到了的,也听到了那位勇敢的波特先生对某位教授的公然‘谩骂’和‘诋毁’的言语?

所以,现在他们不少人可都是在等着那位据说很小气、很小心眼的魔法公开课的教授的反应,想要看看对方会不会因此而做出某些出格的举动?

(叮~!恭喜您,哈利·波特先生,您在安妮·哈斯塔教授处的声望由友善变成中立……

叮~!恭喜您,哈利·波特先生,您在安妮·哈斯塔教授处的声望由中立变成冷淡……

叮~!恭喜您,哈利·波特先生,您在……

(● ̄(??) ̄●)

——某只唯恐天下不乱的暗影小熊开始在它家的糟心小主子的脑海里自动补充模拟着某种源自某些游戏的电子合成声,并很乐意地等着看看,想要知道某个倒霉的家伙待会是怎样被它家的小主人给狠狠地打击报复的?

不过很快,提伯斯就发现它没有办法能继续模拟下去了,因为啊,某只熟悉的小手很快就直接狠狠地掐住了它的脖子,让它不得不将剩下的话给狼狈地咽到了它的那熊皮肚子里……)

“……”

s(??`ヘ????;)ゞ

安妮教授表示,她现在很生气,巨生气、灰常地生气!!

因为啊,某个可恶的‘疤头小四眼’,对方竟然公然在无数的师生面前说她安妮教授的坏话?

而且,还很可能会因此被报道到学校的校刊、预言家日报以及其它国际性的巫师报纸上……那种讨厌的事情,单是让她想想都有种想立即想法子设计让那个‘疤头小四眼’被恐惧魔王给抓走,然后狠狠的折磨上个一万年的冲动!

又或者……

让亡灵们抓走对方,然后让那些家伙们将其给大卸八块并制成一只丑陋的,那种头顶长疮、脚底流脓、肚皮上还拖着长长的腐烂肠子的恶臭憎恶缝补怪,然后就只留下他的那个可恶的疤头小四眼脑袋?

要是那样的话,想必她现在那满肚子的怨气才会稍稍地缓解一点点的吧?

当然了,具体该怎么做,该怎么操作,或者要不要那样子去做,她现在还没有想好,因为她正在酝酿和计划之中……

(……)

(lll¬??¬)

(得!这下子,提伯斯知道,某个‘疤头小四眼’铁定要倒霉了,至于到底会是个怎样的倒霉法子,恐怕就只能拭目以待了。)

“咳咳……”

“那个……安妮教授,我觉得,哈利肯定是无心的,因为他现在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我想,等他出来并明白了一切之后,到时就一定会来向您道歉的?”

“当然,我这个老头子到时候也肯定会督促他那样去做的。”

邓布利多看了看荧幕,然后再有些尴尬地看了看某个臭着脸的小女孩之后,一时半会之间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好有些哭笑不得地去尝试为自己的那个学生小心的解释了这么一句。

如果设身处地去想想的话,他觉得安妮教授也不能去怪哈利的,因为哈利可不像他们这些旁观者,对方完全不知道在芙蓉的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以为芙蓉已经死了的情况下,对方出言不逊并找个发泄怒气的对象就是再正常不过的。

“没错!”

“安妮教授,对于哈利给您带来的困扰,我表示非常地抱歉!”

“我相信哈利一定是以为我死了才会那样去说那种胡话的,一定就是!您放心,等他出来,我一定会狠狠地教训他一顿,并亲自带他来向您道歉的!”

昨天晚上,‘复活’过来的芙蓉,在看到了自己的校长马克西姆夫人,看到了邓布利多校长,看到了所有朝着自己看过来的那些同学和校友们担忧的目光,以及看到了某个应该早就已经‘阵亡’的克鲁姆和那些热烈掌声之后,她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经过了一天的休息,已经从‘死亡’的状态中彻底恢复过来的她,此时便也赶忙也走到了那个安妮教授的座位面前并替哈利大声地道歉着道。

只不过,她刚刚总觉得,那个也跟着对方的校长围过来凑热闹的克鲁姆看向她的目光,怎么就有种幸灾乐祸的神色?难不成,对方是见不得自己好,见不得自己继续得以在洛丹伦里边冒险,而对方却早早地出来?

那种目光,让她忍不住阵阵的烦闷……

当然了,现在还有更重要事情的芙蓉就并没有去多想那种事情,她只是在某位小教授的面前替哈利努力地辩解着。

“放心吧!”

o(*^▽^*)o

“人家肯定是不会生他的气的,真的哦!”

(^_??)☆

才怪!

等着吧,有机会的话,她超小气且报仇从早到晚的安妮教授,就一定会给那个可恶的哈利·波特,给那个‘疤头小四眼’一个‘体面’(读作:悲惨到丧心病狂)的死法的!

她安妮教授一定要让某人知道,敢当着辣么多人的面说她安妮教授坏话和不是该有什么样的下场!

(唉……)

(??????????)

(提伯斯假仁假义地替某个倒霉的家伙微微叹息了一下,不多,就一下下而已,然后很快,它就开始幸灾乐祸起来并准备等着看别人的好戏。)

“真的吗?”

显然,芙蓉有点怀疑,因为她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位安妮小教授的表情有点儿不太自然,而且那种笑容也很是勉强,反正,芙蓉觉得,对方就肯定不像现在表现出来的这般轻松就是了。

“当然是真的!”

s(????ˇεˇ????)ゞ

“难不成人家还是跑进去把他给烧死不成?你们就尽管看好了吧,人家是绝对绝对不会跑去打击报复他的!”

o(????ω????)o

是的,伟大的安妮教授表示,她自己肯定是不会跑进去对某个‘疤头小四眼’进行打击报复的,她怎么可能会去做那种有失身份的事情呢?

但是……

如果她只是小心谨慎不被人发现地去引导,然后让别人去做的话,那可就不关她的事情了,因为她只保证自己不做,却并没有保证不让别人去做不是?

??乛??乛??

而且啊,她才不会告诉眼前的邓布利多和那个担心的芙蓉等人,此时,她的小心眼正在发作,且心底下一个小小的,有趣的计划正在酝酿着……她已经做好准备了,等到合适的时候,就稍稍推波助澜一番?到时候,事情想必就肯定会变得很有趣的吧?

(……)

(● ̄(??) ̄●)

“那就好……”

“好了,德拉库尔同学,你就别担心了,好好地去整理你的收获,然后从明天开始,你可以学习一下克鲁姆先生,跟其他的学生们一起享受这个学期难得的这份娱乐活动?”

“我相信,这一定跟你们在里边的冒险有着很大的不同的!”

虽然不知道某个口是心非的小女孩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在得到了对方的保证之后,邓布利多便挥挥手,示意围过来看热闹的教授以及芙蓉她们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别都围在这里干扰他这个老头子看‘电影’。

现在大礼堂这里还在‘直播’的荧幕就只剩下两个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剩下的两个都没有了,他可要好好地看看,并研究研究那个‘洛丹伦王国’和‘艾泽拉斯世界’才行。

“收获?”

“邓布利多校长,你说的收获是指什么?”

听到霍格沃茨的邓布利多校长那冷不丁的话,芙蓉一下子就愣住了,因为,她明明记得,她自己好像并没有能带任何东西出来的,那么,对方刚刚说的收获又具体指的是什么?

而这一点,就让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了,不知道对方说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这……”

“好吧,德拉库尔同学,难道,你就没有发现你的身上的某些变化吗?”

扶了扶自己的老花镜,看着芙蓉·德拉库尔这个来自于布斯巴顿魔法学校的优秀女孩,看着这个在危急关头竟还舍得牺牲自己去保护哈利的女生,越看越觉得满意的邓布利多在想了想之后,便很难得地朝着对方提醒了一下。

他到现在之所以一直力挺安妮教授主导的那个项目二的原因,可不是完全就没有任何道理的!有些事情,他这个老头子早就看明白了,而且他相信,能够看明白的人就绝对不仅仅是他一个或者少数几个,就比如,不远处的那个西弗勒斯和最近越来越不耐烦的‘疯眼汉穆迪’,他们肯定也明白了的吧?

“变化?”

“邓布利多校长先生,我好像没有发现有什么变化啊……”

伸出自己的那光洁细腻的双手看了看,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之后,芙蓉仍旧有些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道对方指的到底是什么。

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她还跑去盥洗间洗澡了,在心情渐渐平复的时候,她有记得仔细地查看自己的身体的,而且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跟刚刚进去的那天一模一样,完全就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在‘洛丹伦王国’里边由于战斗和其它原因和出现的伤口裂痕也都完全恢复了,真的就如同睡了一觉醒来一般,完全就没有任何的变化!

“……”

唉……

邓布利多笑着摇了摇头,他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了,所以,便转头看向了身边的某个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的小女孩。

“安妮教授,你觉得呢?”

事实上,发生在勇士们身上的变化,特别是哈利、赫敏以及芙蓉三人身上的变化,所有的师生们都是看在了眼里的,而唯一的分别,可能就只不过是有没有意识到而已。

“……”

(??_??)

“这个邓布利多老头说你身上的变化是指别的地方的变化,比如说你的咒语放得更熟练快速了,战斗经验也更丰富了的那种!”

(lll¬ω¬)

小安妮说话才不像某个糟老头子那般遮遮掩掩的呢,而且,被某个疤头小四眼当众骂了一顿,不想继续在这里呆的她准备要回去了,所以,她直接就从自己的座位上跳了下来。

“你还算好了,在里边呆了辣么久才死出来,那个克鲁姆可比你倒霉多了,他没两天就死出来了,可怜兮兮的,什么都没得到……”

??(????????)??

是的,小安妮一点都不会在意刚刚凑过来看热闹的那个克鲁姆的想法,哪怕现在对方脸黑得很难看也是一样,她直接就冷哼着,越过了众人和学生席位的过道,直接往着前边的大礼堂门厅方向走去。

“啊!”

“是这样的吗?”

芙蓉听到之后一下子就愣住了,然后,她有些不可思议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仔细想想之后,很快,也不见她用魔杖或者念咒语,一个荧光闪烁光球就那样子突兀地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

“竟还真的是?!”

“马克西姆夫人,你快看看,好像是真的,我好像记得所有的技巧,那并不做梦或者幻觉!!”

尝试过了之后,芙蓉很快就惊呼起来,然后就那样子欢快地扑到了她们的校长马克西姆夫人的面前,并献宝一样在对方的面前举起了那个小小的荧光闪烁光球。

‘……’

‘哼!’

冷着脸,看到这里没有什么好看的之后,卡卡洛夫校长便在冷哼了一声后,一挥手,就示意他的那个有些丢人现眼,让他抬不起头的学生克鲁姆赶紧跟他一起离开这个大礼堂这里。

(……)

ε=(????`●)))唉

(这时,又一次被某个小主子故意丢在桌上的提伯斯便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后站了起来,然后不顾别人的视线,直接一下子蹦跶到了地面上,跟着刚刚自家的某个糟心小主子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里是魔法世界,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且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它提伯斯是一只能够动弹、能够变大、且还能够打死巨龙的魔法宠物,所以,它也就不怎么需要再去避讳他们的目光了,直接就那么迈着小短腿,一把推开了某个挡道的老家伙之后,快步朝着自家的主人追去。

因为,要是它不小心回去晚了,某个糟心的小主子如果找不到它的话,那它提伯斯就一定会受到对方的那种极其严厉且蛮横无理的惩罚的!!)

——————————————

(*????╰╯`??)??求票票??(????╰╯`??*)

或者可以说,他不仅仅是讨厌,同时还是带着深深的憎恨和厌恶?

因为,他现在觉得,这一切似乎全都是那个小女孩的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如同被石化了一般的哈利终于动弹了……他先是抿了抿嘴,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浊气之后,这才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你知道吗?”

“赫敏,我突然就有些讨厌那个安妮教授了,讨厌那个三强争霸赛了……”

只不过,在那个亡灵骑士看到占不了便宜并带领部分精锐的亡灵们主动撤走并消失不见之后,零星的亡灵们就仍旧在考林路口的附近游荡着,且还时不时地闯荡到考林路口的镇子周边,对镇子发动那种毫无意义的突袭……因而,此时除了受到洛丹伦的士兵们用简易的泥土木头工事保护着的这个小镇子之外,在外边也仍旧不是绝对安全的。

而相对应的,在消灭了接近一半来袭的亡灵并击退了那只可怕且自大的恶魔获得胜利的同时,洛丹伦的守军兵们也付出了将近五百余名士兵外加那位名为芙蓉·德拉库尔的漂亮女巫的阵亡为代价!

到现在为止,那些个阵亡士兵们的骨灰以及那位女巫的骨灰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已经全部掩埋完毕了,就在这处距离考林路口小镇不到两百米的山岗之上。

那位圣骑士达维·克罗弗德对于芙蓉的安排很完美,反正,不论是赫敏还是此时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的哈利,两人对此都没有什么不满的,毕竟对方能够在一天的时间里就布置好了这一切,他们还能说点什么呢?

“……”

??芙蓉·德拉库尔??

1982年11月30日——黑暗之门20年2月14日

在这里,一块块矗立着的木板和石碑插在一个个土堆面前,那些英勇的勇士们全都被烧化成了一捧捧灰白的骨灰且还被圣骑士们用圣光祝福过,彻底杜绝了被亡灵了继续挖掘、侵扰和再利用的可能!而现在,这片山岗这里的一个个土堆和木牌就充分说明了这场对抗亡灵瘟疫的战斗是多么地残酷和无情……

在这时,来自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勇士哈利·波特和赫敏·格兰杰俩人正默默地站立在这片山岗的底部,就在这一颗孤零零的大树的旁边,在一个小土堆面前相顾无言地站立着……

所以,

如果加上被那个格兰杰女巫用那种可怕的巨大火球给烧成灰烬的亡灵们的话,这一场考林路口防御战,他们就一共击杀了近一万左右的各种亡灵,虽然大部分都是那些脆弱的骷髅和行动缓慢的僵尸,但是这对于考林路口的洛丹伦士兵们来说,也完全称得上是一场伟大且振奋人心的胜利!

因为,

在俩人的面前,那是他们的那位伙伴,他们的朋友以及哈利的那个战地恋人芙蓉的坟墓以及那个还算是漂亮的石头墓碑。

对于不远万里来到洛丹伦王国,并帮助洛丹伦的人民对抗亡灵且最后还战死在考林路口的一名尊贵的巫师,身为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领袖之一,那位通情达理的达维·克罗弗德圣骑士便特地让人在这里选了个最好的位置,并特地立了一块石制的墓碑,同时上边还刻着:

战斗结束了,到了第二天,考林路口就仍旧还在洛丹伦活人的掌控之中……

当恐惧魔王被烧了半身不遂并仓惶逃跑,当含忿出手的赫敏将她的那本魔法书上边存留的最后那五枚碎裂之火全都狂暴地轰炸到亡灵们最密集的区域里并燃起了更大的大火之后,失去了组织和控制的亡灵们很快就溃散掉,而考林路口这个重要的小镇就总算是勉强给守住了。

根据清理战场洛丹伦士兵们的粗略统计,他们焚烧了至少有五千具左右的亡灵‘尸体’!当然了,那可能并不能算是尸体,最多只能是亡灵们的‘身体’?因为啊,对于每一个能够行动着的亡灵们来说,它们事实上早就已经是一具具实际意义上的尸体了,它们那些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玩意,根本就不能算是活物,就只不过是还能继续行动而已。

阅读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