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天价小毒妃》
天价小毒妃

第二十三章:查清去处

枣红色的大马好像有些上了年纪,走的也比其他的马匹慢了好些,看起来有些凄凉。

顾湘宜本以为这只是个插曲,却不知日后还会与这几个人有更深的接触。

过了二门匆匆回到禾吟居,顾湘宜将买回的东西放下,坐在桌前有些惆怅。

整天因为菜饭的事和厨房对着干,有什么意义?

好在半夜时萧敬尧和江肆双双跳进了院墙,给主仆两个带了好些吃食。

雪白的鱼肉煎成微焦的金黄色,吃起来一点都不腥。冰糖红焖狍子肉鲜香四溢,风腌小菜足足有六样,蜜炙羊肉和翡翠虾球分量不多,但菜样十分精致,可见是鸿云楼的手艺。

石榴这可真是沾了姑娘的光了,看见这些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菜品,口水咕噜咕噜往下咽。

“快吃吧,知道你想吃。”顾湘宜笑着将筷子递给她。

石榴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接过筷子:“谢谢姑娘!奴婢可真是没见过还能有这种做法的菜。”

“府里的厨房惯会糊弄咱们,等以后我日日让你吃好的。”顾湘宜转头看向江肆,问道:“小肆吃了没?”

江肆点了点头:“我和萧大哥在鸿云楼吃完才过来的,姐姐你吃。”

眼神看向萧敬尧,顾湘宜的思绪有些复杂。

萧敬尧此刻是好人那是一定的,墨含香那么隐秘的事,若非十分信任他不会告知江肆,可他毕竟不是宁家人,对于宁家的覆灭没办法感同身受,谁知道他以后会如何行事呢?

可能他会一直这样照顾江肆,一直保守着顾湘宜的秘密,或者帮助顾湘宜为宁家报仇,但他若是真有一日将这些捅出去,对于顾湘宜来说那便是站在万丈深渊前不可回头的绝境。

感受到了顾湘宜的眼神,萧敬尧的神色一顿,淡淡的对着她笑了一下。

“萧公子。”

“叫我敬尧就好。”

顾湘宜笑了笑:“好。不知可否让你帮我一个忙。”

“但说无妨。”

斟酌了一番,顾湘宜还是说了出口,毕竟她手下现在没有可用之人,很多事她想做却做不到,想打听也打听不来。既然萧敬尧说可以让墨含香帮自己,那便借用墨含香帮助自己查些事好了。

“不知你可否帮我查一件事。”

萧敬尧愣了一下。

他以为顾湘宜会让他的人杀人,也以为会是什么大事,不承想只是打听一些事。

顾湘宜继续说:“取走我父亲性命的葛瑫已被我亲手杀死,但据你所说,那日围剿宁家的,除了葛瑫还有御林军统领孟凡林,和皇上身边的一个内侍对不对?”

“不错,当时我就在不远处,手下的人也来了不少,可惜晚了一步,火势太大,很多人中了箭无法逃走,我们当时也没有和禁军一拼救人的底气。”

说着话,萧敬尧的眸子有些暗淡,似乎是在为没能救下宁家人而自责。

“不,你将小肆救下还带在身边,这便是为我们宁家报恩了。”顾湘宜笑着说:“葛瑫没得好死,其他人我自然也不能放过,但是现在就杀孟凡林显然不现实,所以我打算从他儿子身上先下手。”

萧敬尧问:“你想让我查查孟绍元常去的地方和接触的人?”

和聪明人说话这一点很令双方舒坦。石榴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不知萧公子和自家姑娘这份默契是哪里来的。

“对,查清和他有关的事情,也好方便我下一步行动。”

“我明白。”萧敬尧顿了下,说道:“其实不必你动手,我的人想动孟绍元很简单,而孟凡林也并非没有漏处,总会替宁将军报仇的。”

话里的关切之意顾湘宜怎能听不出?他这是担心自己为家人报仇心切,再将自己折进去。可很多事不是一味拜托别人就成的:“这种事还是我自己来吧,以后若是有不得手的再麻烦你。”

孟绍元是京城内出了名的纨绔子,平日里不是吃酒逗趣,就是狎妓作恶,常去的地方也不多,无非是柳街花巷或者画舫游船,再或者是哪处酒楼茶馆。

墨含香的人遍布京城各处,想查到孟绍元的行踪简直是轻而易举。

两天后,萧敬尧单独来到禾吟居,告知了顾湘宜近期以来孟绍元的行踪。

梦柳河旁数着两条巷子,是京城内有名的胭脂巷子,而梦柳河上更是画舫游船无数,上面的住满了妓子,每日太阳落山时,便是妓子们承恩纳客,卖笑挣钱之时。

孟绍元是梦柳河上的常客,上面无论是三层的画舫,还是单只的小船,就没有他没去过的,往日的他不是歇在胭脂巷子便是宿在船上。

听闻这些顾湘宜嘲讽一笑,低声道:“这种人渣死了也清净。”

“你是想杀了他?”萧敬尧问。

“自然是要杀的,否则不知还会有多少姑娘要受他欺辱。”顾湘宜拿着匕首细看,烛光下匕刃泛着冷光:“他老子带人杀了我宁家人,我去杀了他,他也不算亏了。重要的是通过杀了他引出他父亲,这才是我要做的。”

石榴似懂非懂的听着,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

两人说的名姓她都有所耳闻,在她心中那都是远在天边的大人物,是这辈子都摸不着的,可自家姑娘张嘴便是取了他们性命,神态之淡定好像是在挑选晚饭吃哪只母鸡。

“既然如此,我再替你好好查查,以免有意外出现。”萧敬尧不打算劝她了,大不了到那日护着她就好:“等确定可以动手的时机到了,我会来告知你的。”

“多谢。”想了想,顾湘宜还是嘱咐道:“这事别告诉小肆了,我怕他担心。”

正打算出门的萧敬尧听见这句,微微转头,正对上黑白分明如同清水般的眸子,心中一跳。

他又何尝不担心呢?

对着这样的饭菜,顾湘宜连筷子都不想抬,只觉得索然无味,如同嚼蜡。

“不过两天半时间,那些人就原形毕露拿这种东西糊弄我了。”顾湘宜放下筷子,无声的叹了口气。

可怎么帮?重生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她不能保证知道这件事的人嘴巴都牢靠,万一泄露出去,自己便是万劫不复的境地,再死一次也就罢了,重要的是宁家一百多口的仇还未报,她不能用这件事做赌注。

所以重生一事,季棠还是不要知道了。

晚上时厨房送来的菜是清炒芹菜,半点肉腥都不见,只是芹菜很新鲜。

对于当今圣上的性格,顾湘宜再了解不过。

什么好事都是他做的,什么坏事都是别人干的,为了自己一点好处或是好名声,他可以杀害伴他多年的妃嫔,可以残害效忠于他的臣子,这种人不配称人,罄竹难书!

百姓们渐渐散去,季棠也转身离去,袍角飞扬的样子亦如顾湘宜与他在季家初见时。

京城说大不算大,说小却也不小,遍地是靠着皇权吃饭的,随便一说便是谁谁家的公子姑娘,宁初是京城里土生土长的,结识和了解的人必定不少,哪怕是变成了顾湘宜,曾经的某些情谊也不能放下。

季棠与她有同窗之谊,若是真因为路见不平惹上了祸事,那她一定要伸出手帮一把。

她的丫鬟也在一旁抹泪,劝道:“姑娘当心哭坏了嗓子,老夫人还等着姑娘呢,她老人家身子不好,见了你这样更要伤心。”

听闻这话,贺兰惜抹了抹眼泪,看向顾湘宜微微点头:“谢姑娘好意,可惜我实在胆小,那替我说话的人我竟不能当面谢他,来日若是再碰见二位,兰惜定要好生感谢。”

马车内一只素手撩起了些挡帘,在看见孟绍元不在了以后,抽泣声彻底爆发出来,可见适才她有多么的自责和恐慌。

若是季棠真因为她有了什么三长两短,这姑娘怕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听听,这像人说的话?天子尚且要畏惧人言,他为人臣子的子,却这般恐吓百姓。

再说,他又不知今天看热闹的都是何人,别人传出去两句他还能挨家挨户把看热闹的百姓都抓出来割舌头?先不说能不能做到,皇上那么爱惜名声的人,怕是当即就会处置了他。

“你不要怕。”顾湘宜轻声道:“孟绍元不在了,你可以回家了。若是害怕的话,我送你到家也成。”

家,她哪里有什么家?那个贺家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吞人的魔窟。若是父亲知晓了贺兰惜在街上被孟绍元拦下的事,怕是转头就要将她捆着送去孟家赔罪了。

经历了这样的事,贺兰惜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一片灰暗,哭声更惨了几分。

顾湘宜听完这些没忍住轻声笑了笑,这笑声落入孟绍元耳朵里,那就是格外刺耳的嘲笑。

被一个瘦弱书生这般下面子,他可真是忍无可忍。

“姓季的,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不过是陪你演个戏,你骄傲个什么!”孟绍元在人群中央环视了一圈,指着那些看热闹的百姓们说:“今儿这事谁要是敢传出去,我就割了谁的舌头!”

阅读天价小毒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