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小妖月橘》
小妖月橘

第四十六章 幻境何来,不为生死

上神慕白是谁?从夜季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一位神嗣存在时,夜季就知道,那位将来的上神大人是在十岁生日来临的那一瞬,显现了神迹。这是绝对强大的天赋的证明,是无人能敌的存在,是注定要高高在上的唯一存在。

所以纵使他现在还未历劫成功成为真正的上神,他要自称为神,整个上天庭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但这个唯一的传奇,被打败了。

夜季难以想象,那恶魅的天赋修为到底有多高,才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慕白气定神闲地抿了口茶水,语气深沉,带着丝丝寒气,绕着眼前的几人轻轻环视一周,最后将目光淡漠地落在月橘身上,看不出情绪,只听他冷冷道:“你在城池中看到了什么?”

月橘收回视线,害怕自己会一不小心坠入那双深邃如渊的眸子中,垂下眼帘,下意识地撩开遮挡在眼前的发丝,将它挽在耳后,颦笑之间,颇为娇羞,不自在地咳了一下,却又足足像个受训的乖巧孩子。

“我一共见着了三个场景,分别是荒无人烟的街道,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好似被谁一把火给烧了个精光,又好似是因为长久地没人修整而颓败的。”动作虽是温顺淑良,思路却不曾被影响,依旧井井有条,徐徐道来。

“第二个场景依旧是那条街道,但街道十分地繁华,还有人说苏家生了个漂亮的女娃娃,说苏家的公子娶亲之时,千里万里红鸾星来牵这段有缘难得的姻缘,整个城池沉浸在一片红色的喜悦中,人来人往,正午的阳光特别大,酒家很是热闹。我想这应该是那城池最开始的模样,而我所见到的第一个景象是城池最后的光景。”

“而第三个场景便是一个小姑娘拿着糖葫芦突然撞进了我的怀里,所以粘了一些糖屑。”月橘抽出手帕将指尖黏腻的小碎块轻轻地抹去,继续说道:“那姑娘长得十分可爱,看着我也不怕生,好像不止认识我,还与我特别熟悉的模样。只是突然之间,姑娘变成了一具只有皮包着骨头的尸体,紧紧地将我钳制在原地。尔后街道的那头跑来了许多与她那模样相似的人不断地朝我跑来。”

“他们刚开始祈求我救救他们,最后嘶声力竭地吼着我就是害他们这般的凶手。”月橘的目光暗沉了几分,右手掌心摊开,覆盖在脑袋上,摸着柔顺的一层头发,食指不经意地轻轻敲动,一拍又一拍,这是她思考问题时养成的小习惯,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

“我想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让他们觉得是我害了他们。一整个城池,变成那样,看样子不是普通的瘟疫或传染病,而是沾染了什么阴邪之物,好似被吸干了血液,却又没有死去。而那堆灰烬和木棍的黑炭,我大胆地猜测,那是用来将那些人活活烧死的地方。”

说罢,月橘感到一阵头疼,伸手轻轻地揉着太阳穴,脑海中好似被谁强行嵌入了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那是一个阳光依旧明媚的夏天,蝉鸣与人们哭喊打闹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听起来十分尖锐。

一群穿着青铜铠甲,夹杂着黑红相间的厚锦帛,嘴巴与鼻子戴着严实紧密的丝绸布织,腰佩长刀,手中拽着一条粗糙坚硬的铁索,后面跟着一排排颠簸趔趄的人,他们穿着一层简单的布衣,衣下空空荡荡,紧紧被干枯的皮肤裹在下面的白骨撑起。他们被推攘着,到堆积如山的干木与干燥的树枝上。

他们挣扎着,哭喊着,想要奔跑却被手铐紧紧拴在铁索上,与其他人紧紧连在一起,朝木堆里走去。为了防止他们乱窜,四周由牢固尖锐的木墩护栏,随着人群的涌入不断地往外扩散,最后往里挤,缩减空间与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月橘的心越跳越快,直到最后一个人被关在里面,十几位位年轻健硕将军模样的男人骑着骏马,手中抱着一大罐的白酒,飘散在空中的酒香此时并不惹人陶醉,犹如不断靠近的毒蛇,一步一步,泼洒而下,引来一阵刺耳的尖叫与呐喊。

熊熊燃烧的火焰胜过了天空西下的太阳,升起几十米的高度,烧红了一整片的天空。

绝望,痛苦,解脱……

夜罗无奈地叹口气,看了眼慕白,又瞧瞧月橘,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氛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好像变得有些奇怪,转而又看看被笙红气得半死的夜季,耐心解释道:“上神大人自然是知道一切的,而月橘正是解开这只恶魅为何存在的关键。”

“可为什么月橘这样一个才修炼成人形不久的小妖会成为解开这荒芜了上万年城池的关键所在呢?”夜季依旧不明白,继续问道。夜罗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夜季的问题所问住,不觉跟着好奇,扭头朝慕白看去。

闻声,慕白放下茶碗轻轻抬眸,瞧着月橘似是邀功的殷切笑容,唇角微微一扬,似是带了几分笑意,目光森冷依然,月橘看不真切,不敢妄自揣测。

目光相对,相顾无言,却心间了然。这种默契很奇妙,却又好像理所当然。

“难道上神大人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恶魅?可是,那恶魅和月橘能有什么关系呢?”夜季将指尖插进头发,使劲地朝外扯了扯,动作憨实滑稽,惹得笙红不禁哈哈大笑,打趣道:“别扯了,秃头可没人喜欢。”

为化解瞬间的尴尬,夜罗不自在地咳了一声,道:“你且躺的好好的为何要掀了被子,吓我们一跳。”

闻言,月橘顿时觉得自己好像做的的确颇为失礼,但又好像有点被误解的委屈,小心翼翼地朝正在给自己斟茶的身影望去,尚未消散下去的红晕再一次瞬间炸开,却见那人不动声色,依旧面若冷霜,看的月橘后背一凉,下意识打了个寒颤,撇撇嘴,扯着腰腹上的衣衫,伸手朝那道残留红色捻去。

月橘将指尖粘黏的东西拿到鼻尖轻嗅,一股甜丝丝的气息飘入鼻尖,了然笑道:“你们瞧,这就是证据了。”

“那恶魅怎可有这么高的修为,你莫不是在欺骗我们。”夜季惊慌失措地摇晃着脑袋,忽然对月橘的撒谎而感到气闷,或者说为那样一个可能而感到愤懑。

“想必正因为这个原因,上神大人才会愿意把我带着去吧。”月橘挨着笙红一道坐在床沿上,想了想进城门时的那瞬感觉,心间流淌着暖意,弯着眉眼朝慕白俏皮地眨眨眼,脸颊绯红,目光波光粼粼,格外温柔乖顺。

那个空间只有她才能够看到,却不是依靠着幻术通过她的意识创造的,而是真实存在的,而他身为上神大人麾下的一把手,竟然没有发现。

夜季不能接受这么一个荒诞的事实,就好像有人在他耳边猖狂地说着,那区区一只恶魅的修为,竟然能够与上神大人平齐。

笙红离月橘最近,探着脑袋朝月橘伸出来的指尖处瞧,只见一小块的红色,好似是糖,有股甜甜的味道,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在幻境中留下的。”月橘回答的笃定而自信,惹得夜罗也免不了微微一惊,瞬间便明白了月橘想要表达的意思。

不等夜季有所反应,月橘捂嘴轻笑,自己解答道:“六觉指的便是一个人的感官感觉,分别是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与下意识感觉。下意识的感觉可以通过创造不同的视觉、听觉来实现。如果那只恶魅当真如此厉害,他最多能连同嗅觉也一道创造出来,可是,触觉呢?触觉是通过任何幻境都无法复制的。”

说罢,月橘掀开遮盖的床被,吓得夜季夜罗赶紧转过脸去,却见月橘一个白眼朝他们翻了过去,无奈叹道:“有衣服,穿的好好的呢。”

只是夜季尚未弄明白,歪着脑袋,满脸困惑地问道:“虽说幻境里不能创造触觉,但如果一个人的下意识的感觉太过强烈,比如恐惧或者绝望,他就会在脑海中自觉出现幻想,而那个幻想作用于心里,也会出现在幻境出有触觉的错觉。”

“即便幻境再厉害能够利用操控人的下意识感觉而创造触觉,但它没有办法制造出实物,还是这么真真切切能够遗落粘在我衣服上的东西。”月橘说的不徐不疾,一字一句落入夜季耳中,却惊得他连连后退,满脸不可思议。

“可当时上神大人也在,她若能够将你强行带入另一个时空,就算不会惊动我们,上神大人定然是能够知道的。”夜季不相信地摇摇脑袋,直直地盯着月橘的指尖,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当时的情形,月橘明明与他们站在一起,却又进入了另一个真实存在的空间,似是想打了什么,夜季惊愕恐惧地瞪大双眼,道:“除非那恶魅对月橘的属性十分熟悉,才能瞒过我们。”

“我所经历的场景太过真实,我想那并不是幻境。”月橘稍稍蹙了蹙眉头,微微颔首,偏过脑袋去看慕白。只见他端庄高雅地坐着,手中端着一只青花瓷的茶杯,指尖有意无意地摩挲着杯沿,手指纤细,骨节分明,皮肤白皙,不禁愣神一瞬。

“那恶魅的幻术极其厉害,纵使是夜罗也尚未逃得开,你又是如何知道自己中了不是幻术而是真实的存在?”夜季双手抱在胸前,上前一步,进入月橘的视线,质疑道。

月橘单手撑着下巴,掌心攥着银罐,食指下意识地一拍又一拍地轻轻打在上面,很有节奏,陷入沉思,认真地想着自己该如何解释,随后嫣然一笑,道:“夜季可知五感六觉?”

阅读小妖月橘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