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是灵馆馆长》
我是灵馆馆长

132:纵火女妖的传承

这些年来,戴月容受的家里请的老师就是教她克欲,制情,修有道家清净派的心法,修有佛家空色佛法。

可以说,外人看她端庄漂亮,也会礼貌的微笑,其实她的内心是被家里教导的像一个修女一样,就是为了压制纵火女妖血脉带来的**情绪。

那些代表着青春,爱恋的少女,她是从来不看,开始是家里不允许她接触这些,后面她自己有意的不看。

同时,有关于纵火女妖的传承,在她的心头蔓延开来。

如果说第一次和第二次服药,只是为了让身体打基础,第三次才是真正的接受传承。

其中关于纵火女妖的血脉法术‘纵火’在她的心头烙印。

再接着,又一个血脉法术‘女妖尖嚎’,再接着是‘惑心呓语’,‘火之印记’,以及一些纵火女妖的生存环境与语言。

同时,又有一股放荡、残忍、**的念头朝着她的心灵之中侵入。

她的意识已经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已经忘记了自我。

她看到一片开裂的大地,火焰四起,地缝之中一簇簇的火焰如花一样,在枯黄的大地上燃烧,生机灭绝。

戴月容觉得自己就是这一片大地主宰,但是她的心中,却又有一种别样的空虚,希望有什么能够填满。

她站在悬崖上面看着苍茫大地,没有一个活物,直到,远处,有一个剑客一步步的走来,这一刹那,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了。

剑客在一簇火焰前面停了下来,火焰之中,有一个女子身影快速的勾勒凝现。

剑客的模样,是她心中一直以来幻想的样子,内心深处唯一的一丝的神智告诉她,这是自己最近每天晚上做梦时,梦中隗林的样子。

一丝羞意涌来,但是很快,她又生出一丝的恼怒,想着:“你不是叫我放开一切,接受一切吗?那我就在这里满足心中的**,如果最后出了问题,你要负全责!”

于是,她从火焰之中走出,一身火红焰凝结成的红色长裙,双眼如红宝石一样凝视着剑客,缓缓的伸出自己的手,白皙的手背朝上,五指修长如玉,用一种蛊惑心神的语调说出内心一直想说的话:“吻我!”

……

在地为床,火云为被。

幕天席地。

以女妖与剑客的为中心的那一圈火焰在直起伏,震荡,出现一圈圈的火焰波涛,从一开始便汹涌,一发便不可收拾。

女妖带着无边蛊惑之意的声音在有意识无意识之间吟唱,从喉咙鼻腔里发出,火焰汹涌,为之欢舞,这是她内心意志显现。

直到火焰如海啸般的席卷天地之后,再慢慢的恢复平静了。

“好了,你的**得到了满足与释放出来了,那么,我动手了。”

女妖觉得自己的**就像是已经长出来的茂盛的草,被一把揪住,一道锋昨的剑光,随着剑客的声音出现,斩过。

火焰快速的消散,平息。

最后的意识之中,女妖的听到一个遥远却又较为清晰的声音:“你还需要克制,不要对我有过多的遐想。”

……

戴月空靠在消发上,胸膛起伏,睫毛微动。

她的意识在恢复,感受着血脉中带来的传承,那些传承至纵火女妖的知识在她的脑海之中流转,就如自己本能一样。

而且,她清楚的感觉血脉之中的那如野草般生长的各种**没有了,只是那一份梦一样的记忆却如传承的知识一样,留在记忆之中。

她有些慌,呼吸都有些急,因为她清楚的感受到不远处,隗林就坐在那里。

“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他最后说那样的话,会把我当成那种女人吗?”

……

“我,我就当做失去这一层记忆吧,当做什么都不记得吧……”

戴月容打定主意不承认,于是她的气息慢慢的稳了下来,然后睁开眼睛,从斜躺着,那种放纵的姿态下,收回裙下的腿,轻轻的朝下扯了一下裙子,将裙从大腿扯到膝盖,并以她从小训练的端庄姿态说道:“我们的交易成功了,也刚刚开始,我会履行我的诺言。”

说完,她站起身来,不等隗林回答便朝楼下走去,然后直到下楼,她那股端着的姿态才松了下来,这时却感觉身上有汗水与走路时的滑腻,立即来到自己的房间里,开水洗澡,换衣。

温水淋过肌肤,顺着小腹淌下,顺着身体线条汇聚又分离,戴月容的心情慢慢的平复,突然想:“隗林这么强,他会用意识偷窥吗?”

想到这时在,她心中升起一丝躁动,却又不如之前那样如野草一样的疯涨。

由这一点,又可以确定,隗林确实做到他的承诺。

此时的隗林却在回味着通过与戴月容的意识交融时,从她的意识里学到的一些东西,比如纵火女妖的传承。

那些传承知识在他的心间流淌,品味着。

这世上很多法术,也是从一些超凡生物的血脉传承里提炼出来的,但是总是会比直接感受血脉传承要差一些。

他感受其中的火之印记,显然是用来标记用的。

那些神秘的超远距离甚至超脱位面的诅咒,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标记。

你必须准确的找到这个人,从茫茫人海之中,不需要确定这个人在哪里,但是需要准确的标记出这个人。

这其中,生辰八字,姓名、身份、户籍地址、证件号码,画相、身高体态等都可以用来做为标记类法术的引导。

这火之印记之中,包含一套利用火焰标记的方式,很是有些玄妙,很有意思,对于隗林有很多的启发。

而那个纵火也与火之印记一同使用,标记之后,可以超远的距离就使之焚烧。

其他如女妖尖嚎,惑心呓语,也都可以搭配着火之印记一同施法。

而纵火女妖所在的那个地方,隗林也是听说过的。

在学校上课的时候,有学一些这个世上比较知名的里界介绍,纵火女妖所在的那个里界并不在夏国,而是中亚那一带的一个沙漠之中,原本的拥有国因为无力开辟与镇守,最后是联合国五常派人入驻,建立了一座‘门’,所以夏国也能够得到那个纵火女妖的血脉。

他拿出纸笔,开始将自己得到的一些知识整理出来。

本来是不需要的,就他自己修行来说,入了心,便可化为自己的本能,但是一个传承,一个国家,一个族群,不是一个两个强者就能够维系的,而是需要一个不间断的传承。

bq

从小到大的各种喜爱。

那些对人,对物,对事的喜爱,曾经被克制,压抑着的,此时都翻涌而起形成了恶梦般的**幻象。

当她喝下那瓶纵火女妖血药之时,体内原本的血脉立即涌动,在心脏之中,有火焰烧出来。

纵火女妖的火不是明火,而是一种无形妖欲之火,这种火是可以与仪式法一起施展诅咒术的。

心中从小到大压抑在深处的**彻底爆发出来。

放纵对于一些人来说,本就是平常的生活。

无关乎富家子弟还是普通市民,有些人是身纵心不纵,而有些人是内心恣意幻想,身体却每天规律的生活,这种内外的矛盾,每个人都有。

戴月容本没有这种烦恼的,担遇到隗林之后就有了。

然而,哪个少女不怀春,直到她看到某人一剑斩破诸般法的姿态,也斩破了她的心防。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她只知道,这不可以,绝不允许,即使是晚上做梦都不行,所以她必须尽快的解决。

原本戴老祖以为自己有巨鲸基因科技在手,可以研发出抑制方法来,但是直到戴月容面临第三次服药时,却依然没有多大的进展。

而随着戴月容的年岁增长,她不能够再等了。

纵火女妖是出自于一个里界之中的高等生命,血脉之中传承有火焰咒法,这种火焰等级也极高,而且国家通过纵火女妖的血脉,还开发出一个纵火女巫的传承。

这个传承直入五阶,夏国近看来也已经掌握了这个传承的晋升,而且有很大的概率可以研究出六阶的传承,这也是为什么戴老祖这么在意这个孙女。

巷子里的隗氏灵馆的院墙上原本掉落的漆字招牌,并没有再涂上,而是取下后,直接在那石头上刻上了字。

字体并不端严,有几分飞鸟将飞时的腾跃感,又有几分放纵之意。

自从戴月容出生以来,就有提取血脉,与纵火女妖的血脉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有契合度,这是一个完美的契合条件。

而戴老祖希望自己的孙女能够得到这个传承,但又不想自己的孙女受纵火女妖血脉中意志影响她的本我性情。

所以,在决定让自己的孙女来传承这个血脉时,他就在研究怎么将这种影响降到最低。

重屋旧楼,深巷古院里,一口三角形的老井,边上一株枇杷树,枝叶繁茂如伞盖。

铁栅栏上,绿藤蔓爪,自初春缠绵至深秋,似春的秋风,让叶间花苞偷开小眼,窥见巷中行人嘻笑畅乐。

这不是春色,这是秋瑟里的最后放纵。

阅读我是灵馆馆长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