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是灵馆馆长》
我是灵馆馆长

84:独目剑妖

江渔与安保部的人都在等待,隗林当然明白。

在看到那个老人转身就要离开之时,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黑色燃烧着火焰的铁链。

这一根铁链是从联众共和国的恶灵骑士那里抢来的,有着缚神捆灵之能,介于虚实之间。

转身又要走,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这一剑有点意思啊,莫不是几大剑技之一的瞬剑术?”

老人缓缓的转身,眼中闪过一丝的愕然,问道:“你居然没有受伤,居然还能够出现在这里?”

“你这剑术确实不错,在学样里学剑的时候,听老师曾说过,当世剑技之中,最快的莫过于瞬剑术,而其中造诣最高的有三人,其中一位年纪已在九十以上,此人早年曾被人以法术弄瞎了一只眼睛,后转而修仪式法,却又并未放下剑术,瞬剑术更是突飞猛进,剑术妖异,我想那个人就是你吧,独目剑妖申灵素!”

老人眼已经眯了起来,那一只瞎了的眼中竟是泛起了妖异的光。

隗林继续说道:“老前辈大名响亮,但是你既然投靠了地狱花,那你今天想凭刚才那一剑脱身,恐怕还不太够,再让我看看前辈的妖剑吧!”

镜中人话落,一根燃烧的黑链从镜中笔直的刺出,竟也如黑色的剑,透着一股剑意。

燃烧的黑链瞬息之间便已经到了老人的面前,直刺眉心。

“叮”老人的身形飘身后退,手中细剑狭的剑在点刺在黑链的前端。

一道剑意力量刺来,他心中一凛,心中想着,这个后辈看来不只是法术造诣极高,御使这黑链居然如剑刺,如此年纪轻轻,竟有如此高明的剑术修为。

心中不由的生出一股嫉妒,他自己当年修剑术,日夜苦修,至三十余岁,剑术才登堂入室,堪堪修成瞬剑术。

而后被人暗中施法伤了眼睛,他仍然苦修剑术,二十年后瞬剑术才真正的做到收发由心,心动身动剑动,速度之快,如刺穿虚空,瞬息而至。

然而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居然就已经领悟了剑意,连他自己都是在近十余年才领悟的。

他心中想着这些,身形借力剑刺点在铁链上的力朝后飘飞。

他能够感受到这燃烧的铁链非同一般,那个隗林应该还没有将铁链本身的能力用出来,做为一个老剑客,斗战了几十年,他是谨慎的。

他身退,铁链紧紧的跟着,竟只是微微一顿便又刺了过来。

依然是刺向他眉心,申灵素手中的剑依然是点刺在铁链上,但是他的后背却靠到了墙壁,而铁链又已至,依然是刺向眉心。

铁链就如一条眼镜蛇。

他的身形飘起,踩踏在墙面,身形与墙壁垂直,在墙面上旋转。

“叮叮叮……”

铁链在虚空之中圈起一圈圈的黑火浪,而在面对着申灵素的那一截,却被抖的笔直,如黑剑一样的刺击着。

铁链刺击的越来越快,申灵素发现这铁链不但刺的快,而且极重,森严沉重,并且带着一股摇动心神的神秘力量。

这是这根诡异的铁链上的力量,这一刻他发现自己在漫天的铁链刺击之下,竟是被困住了。

燃烧的铁链在房间里卷起了层层的火浪,申灵素面色更加的凝重起来。

他发现,这铁链御使的极有章法,宛若是一个使鞭宗师,甚至更好。

铁链圈成的链浪,不断的缩小圈子。

申灵素的身形在其中随着剑光闪动而变幻着方位,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突然,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门边,伸手就要拉开房门出去,却有层层的铁链罩了下来。

他突然轻笑一声,身形妖异般的扭动着,穿过了屋屋的铁链网罗,出现在了镜子面前。

“灭!”

这一剑是他倾尽一切刺出来的,是他近十年悟出来的剑意,每动用一次,就需要休息近年余的时间,极度的耗神,所以之前他那一剑只是略略的动用,本以为只那样就重伤隗林,但却没有。

到现在不得己,他用出了这一剑,尽管回去要休息很久。

这一剑的的剑尖隐隐有乌光泛生,从他跨出那一步起,瞬息之间到了镜子的面前。

也就在这一刻,一条黑链凭空而生,瞬间将他整个人连人带剑一起的罩着,紧紧的捆缚,竟是早就防备等待着这一剑的到来。

“前辈,你也就那瞬剑术还算可看,但用过一次,再用我又岂能不备,你不必挣扎了!”隗林说着一抖手中的黑链,一道人影从老人的身体之中被抖了出来,隗林的身形消失在镜中,那挣扎着的人影也随实在黑链一起被拖入了镜中。

没过多久,这个房间的门被打开,有一群人进来,然后拍照摄相,检查,最后将老人的肉身搬了出去。

龙马酒店里面,那些使团的人在隗林起身之后,看到他手上隐隐抓着一道人影,这人影缚在一根铁链上,大家知道,应该是抓到了嫌疑犯人。

后面的事并不需要隗林来做,隗林只是以问灵的方式,将申灵素的灵魂给问了个遍,最后将这一切都交给交给靖夜局和监察司处理。

各国使团里的人,明里、暗里看着这一切的人,不由的惊叹,夏国不愧为法术大国,仅一个年轻人,就将这一场突发的事件给处理了。

而马加尔国的使团也向夏国大会组织部门道歉,说自己审查不够,并且已经发信回国内,将地狱花组织列为非法组织,愿意与夏国一同打击这非法级织的违法行为。

也就在当天,沪城郊外的一个农村外面突然来许多人,将农村包围,然后进入村中又将其中一户人家围住了。

江渔带头冲了进去,抓住了几个人带回了市里。

隗林回到了灵馆,他却发现,灵馆里多了一些生活上需要用东西,尤其是厨房里,因应该是之前买的,今天到了货。

戴月容居然已经炒了两盘菜,煮了粥,正坐在那里吃着。

当隗林来到餐厅时,正看到她夹着一根豆角到嘴里去,细细的嚼,慢慢的咽下去,然后吃下一口粥,看到隗林只是抬眼看了一下便没再看。

正好,隗林也没有吃,于是盛了一碗粥,夹菜吃。

坐在对面的戴月容看着隗林一会儿就喝完了一碗粥,突然问道:“你觉得咸吗?”

“天下第一咸!”隗林打开屋子里新添的冰箱,拿出里面的一瓶水,正是他平时喝的那种,仰头喝了一大半,然后出去。

戴月容在看到隗林出去之后,她挺着的腰软了下来,喝一小口粥,吃一小口的茶。

“怎么会是天下第一咸,难道你还吃过天下人的菜吗?”戴月容有些气恼的想着。

突然,门又被推开了,戴月容腰又快速挺直,有些警惕般的看着隗林,却听到隗林说道:“你的三阶血脉药剂什么时候能够制出来?”

“还需要一个星期左右。”戴月容说道。

“哦!加油!”隗林说无又收回探出来的头。

戴月容有些茫然,制作血药又不需要我动手,我加什么油?

镜中人仿佛没有反应过来,被那一剑刺在胸口,镜中人随着镜面的开裂而裂开。

“多年不出剑,小辈却已忘记老夫名号!”老人剑拔出,还剑入拐。

老人从手中拐杖突然拔出一把利刃。

是一把尖细的剑。

他将剑拔出的一刹那,身形一躬,竟是闪烁般的出现在那面诡异的镜子面前。眼中杀机毕露,手中利刃如化做一道寒芒,朝着镜中人影扎去。

那安保部长直接与江渔通话,问道:“你确定隗林说过不需要配合行动吗?”

“他说一切有他,不必兴师动众的,大家的精力应该放在这边!”江渔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等他的消息,你先安抚一下在场的使团人员。”

就在那老人快速转身要离去之时,一根铁链从镜子里挥出,穿过虚空朝着老人卷去。

“锵!”

即使是在夏国之中,也是最近才对这个组织重视起来,并且提高其危害等级。

某几个对于国际上各国都组织了解的人,在看到马加尔国的使者被夺了身体,他们国家的人居然都不知道,由此觉得这个地狱花组织应该得到重视,便让身边的人记下这个组织,并发往国内,将这个组织记录到本国需要注意的组织名单之中。

“好的。”江渔回答道。

在场的都是经验丰富的超凡人士,当然看出了问题,在这个马加尔国的使者身上有问题。

在这么多外宾的面前,当然不可能大声的说着出地狱花组织的名字来,必有一个约定的代替词。

然后走在一边,用一串的隐词暗语汇报了这里的情况。

一些法术大国的超凡,或者是对国际上各国个国家里的组织很了解的人,才能够猜到发生了些什么事。

尤其是刚刚查了隗林资料的人,因为在外网里关于隗林的资料中,其中有一条信息是破坏了地狱花组织的一个行动。

对于夏国局势不了解的根本就不会知道地狱花是什么组织,即使是有一定了解的,也不会很清楚,因为地狱花这个组织隐秘,在这之前一直都很低调。

这次《世界超凡安全大会》专门成立了安保部门,江渔则是从靖夜局抽调过来的担任安保队长的,此时在安保的监控总部里再一次的响起了警报。

那部长的耳机里传来江渔的声音:“出现七号情况,出现七号情况!”

这里的七号情况代表的是地狱花组织的出现。

阅读我是灵馆馆长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