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凤来时》
凤来时

第二十一章

“是……那现在你们是如何打算的?”辛梓翎将话带过,那些与赤骞熙有关的事她不想提起更不想忆起。

“现在就想你好好带着这坠子,千万不要摘掉。它是我抽了自身灵力所化,关键时候可以保命,你现在只要答应我不会摘掉它就行了。”木鼎桦偏头看她,乌黑的头发顺着肩膀搭下来。

她早知道虚无境不会那样一出手便作罢,只是没有想到时间会隔得这样久,久到她都要忘记虚无境曾经对木家和赤家出过一次手。而这一次也许他们不会那样轻易收手,九天神域不知会不会再次风云色变。

辛子翎站起身表情极冷地道:“我不喜欢凤凰花。”似乎发觉自己有些失礼转回身极努力地想扯起嘴角笑一笑却又笑不出来:“那支簪子,还算是朋友之礼,你还给我吧。”

“你觉得铺萝草岭的天空漂亮还是耀絮丘的草地好看?”木鼎桦站起来,将白玉簪放在她手中。

辛子翎总算是经过不懈的努力扯起嘴角笑了笑:“你跳题的功力只比我高不比我低,为什么问这个,两边都很漂亮啊。”她抬起头看着天空中丝丝缕缕的白色云彩,手指间抓的青草碎屑落到地上。

“那就去栖木林吧,你在耀絮丘都呆了这么多年了。”木鼎桦看着辛子翎,语气同眼神一样温柔。

她嚼着这句话想了一会,觉着木鼎桦是担心她闷着便摇了摇头:“我有一个法术老也练不好,辛老可能不会同意。”

亮闪闪的日头下,木鼎桦修长的手指都透出些莹莹的光来,他眼中饱含的情绪她不知是不懂还是不想懂,如此五年多了,却始终不能敲开她的心,那颗曾想交给他的心。他问:“是什么法术?火凤特有的双火?”

“火凤这里仅仅保留下来的便是这族传的术法了,不错,是双火。紫火,蓝火。其实不知为何,这蓝火我老是掌握不好。”她皱着眉:“不过听闻我娘亲当年也不能掌握这蓝火。”

“蓝火……”这种术法其实就连辛芷娉亭也不会,此术法过于毒辣且不易练,可如今辛芷妯亭却要辛籽翎去练这种术法。

若是练成,辛芷娉亭究竟想要做什么?利用辛籽翎抢回火凤地域!木鼎桦微垂下眼帘,这个老人家果然心中还是恨意滔天啊。

“怎么了?”辛籽翎疑惑道:“有什么不对吗?”

“这个术法会灼生灵肉体却留魂魄让其在无尽的痛苦中死去,这样的术法你也要练?”木鼎桦轻语气凝重。

她一时不知作何回答,除了练这也许永无可成的法术她现在不知该去做些什么。她不敢停下来,一停下来便意味着她应该去找回她一直想要的答案。

“你娘因何死去,娉亭君是否已知晓?”木鼎桦有些担心,如果那位老人家要辛梓翎练此术法是要去对付擎幕天,那这种结果对辛梓翎来说无疑是个让人绝望的深渊,她若跳下去便再难有回头之日。

她点点头又摇摇头:“知道为救我而死,仅此而以。”她要如何能说出口,说她父君要将她献祭?

“我明白了,我也不会说什么的。去栖木林的事你考虑一下。”木鼎桦看着这片青草坡上的五色小花在阳光下开得正欢,这蓝天白云花草萋萋的耀絮丘也不知能平安多久了。仅余的火凤一族不过百来人,若是战事再起恐难再存。

辛梓翎认真考虑了木鼎桦的提议,她倒确实有些想去一趟栖木林。火凤看似已安安稳稳的在耀絮丘隐避多年,可如果外面已乱了起来,这一块为赤龙族所庇护的净土还能维持多久她倒有一些暗暗的担心。

这冥蚜蛄的事情有些麻烦,而虚无境是个多么恐怖的地方她心里多少有点数。她想她娘亲定不愿见火凤再临祸乱,如果她能尽力做点什么她很愿意。

这些事她想了很久,直到那名唤作细细的小童送来一些新鲜果子她才回了神来应付。她外祖母夜夜都差细细来她这里一趟,不是来问她当日练剑如何就是问她当日法术修得如何,倒难得像今日这般送上点水果什么的。

不知木鼎桦同她外祖母说了些什么,大概是请她外祖母善待她吧。毕竟过了五年多辛芷娉亭依旧不会呼她的姓名,也只准她称呼自己为辛老。其实这般疏离也好,她心中也要坦然很多。

可承了木鼎桦这么多恩她觉得沉重,感慨命运如此安排真是让人很痛苦。她觉得他待她如此不同,她欠他的恩情如同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此恩已与天齐,可她却无以为报。

她甚至会想,木鼎桦这么好的人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配得上他,想到他要孤独终身她就有些为他难过。她想了好久也想不到要如何做牛做马去报答他,想得有些累了的时候她将烛火吹灭躺进被窝中,一股股暖意从挂坠中传出笼罩在她周身,腹中开始有些发烫。

渐渐觉得如同浇了一壶滚水,她很不适,翻来覆去不得安稳发时那种感觉又渐渐平息下来,周身只剩暖意让人昏昏欲睡。这一觉她睡得很好,但睡梦中一直有个模糊不清的声音在呼唤她,她努力跟着声音而去只见着前方一片黑暗之中像镶满了星辰一般撒满了亮晶晶的碎片。

每一片碎片似乎都在呼唤她:籽翎……籽翎……籽翎……

“别可是,这个还让我高兴了好久呢。我送给你的玉佩可别弄丢了哦。”她回想着,伸出双手指尖一捻动,天地间幻化出了漫天的凤尾花,红彤彤的满天飞舞:“你看,当时你变给我看的凤尾花。”

木鼎桦在心中默默念了一句稍动念力空中又多了一些凤凰花,朵朵都似振翅的火凤。辛子翎一愣随即用手使劲一挥,空中的花朵全部化为灰烬,黑色的灰烬飘在空中被几缕轻风一吹四下飘散开了。

“这个……”木鼎桦略一愣:“这个是……”

他居然忘记了自己曾送过她这样一件礼物,那个时候还是她相思他的时候,好像已过了很久。“这个是你第一次带我去莆萝草岭时送给我的,”她开玩笑地说道:“还是你给我插在头发上的。”

木鼎桦细想了一番,笑容淡了一些,伸手接过籽翎手中的那支簪子看了看手工,像是出自子羡之手:“是啊……可是这个……”

她侧了侧身子,阳光撒下来照在他的睫毛上给眼睑下镀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她看着他的侧脸觉得很安心:“你身上有如梦花的香味。”

木鼎桦伸手从宽大的衣袖中拿出一个锦袋,轻轻打开从中拿出一件挂坠。白色光丝编汇而成的一条链子下坠着一个被丝丝银光缠绕的水滴形的银色镂花晶珠:“送给你。”

籽翎呆呆地看着挂件有些为难道:“好漂亮,你又送我东西,我要怎么还你?”

听闻在上一次同虚无境的大战中木鼎桦失去了双亲,这件事却好像对他没有什么影响。她偷偷看他,木鼎桦不说话时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以往是,如今也是。

是啊,没有谁会忘记这些伤痛。她想了想,伸手从袖口中摸出一支白玉簪:“这个我还好好保管着,我很珍惜的。”她想让他知道这世上还是有人真正在乎他的,她可以做他能交心的那一个人。

“冥蚜蛄……”辛籽翎喃喃道:“那不是死了很多生灵……”

木鼎桦点点头:“是死了一些,你也听闻过这种寄生虫?”

他不说话,笑着半跪过去将挂坠系在她脖子上。辛籽翎并没拒绝,看着他略近的脸庞冷峻的眉眼由衷地感叹:“你睫毛好长哦。”

木鼎桦的嘴角弯起一个幅度,比以往每一次都要笑得更开心更随意:“你说一件事能不能就只说一件事,这跳题的本事真是让我望尘莫及。”

她眉头微皱,鼻子也皱了皱:“你还没走近我都能闻到你身上的味道。”

他笑:“味道?我有什么味道?”

她被他这样一说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是不要学我好,我这么笨。”籽翎低下头抚摸着胸前的挂坠,镂花坠子上的银色光丝一缕一缕绕在她的指间浸入她的体内。

“感觉好贵重,你还是像以往来的时候带个什么好吃的就行了,这个……”辛梓翎想将坠子解下来被木鼎桦制止了。

“最近外面不太平,只是你幽居在这耀絮丘并不清楚,这个可以保你平安。”木鼎桦收回手放在膝上:“各个地方都出现了冥蚜蛄的踪迹,好在曾见过这种一寄生便可操纵宿主的虫子,所以现在一切都还在掌握之中。”

又是一个盛夏,耀絮丘的夏日美得非同凡想,几近透明天上淡淡地飘着几丝白云一层一层若轻纱一般飘渺。辛梓翎爬上一座小山坡,坐在地上遥望着远处。再远一些的地方曾经也是火凤的家园,耀絮丘美得像一副画,那边又是何种景色呢?

一阵轻微的悉索声传来,她偏过头回望了一眼并未起身:“尊上来啦,快来坐。”说着拍了拍自己身边的草地。

五年了,她倒是随便得很。木鼎桦走过去在隔着她一步之遥的地方坐下,看她回头盯着他笑,他也淡淡地笑着,眉眼之间漾开一阵暖意:“你知道我来了。”

阅读凤来时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