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玄天运石》
玄天运石

第四十三章 建台履约 第四节

说完缓了一缓,面向前方,双眉一拧,接着不看二人,又道:“我看啊,他丹枫子是已经是疯了,还要提高丹药数量,老娘丹药没有,有命一条,叫他来拿去好了。”

此言一落,宁馨听罢,顿时捂嘴,差一点笑出声来,而此时南津听罢,自是知道掌门师姐的个性,

于是乎,脑上黑线直冒,不由得,无语起来。

而此时,丹枫子一瞧,他这样子,便是一挥手之间,让南津和宁馨退了出去,对着他问道:“阿青,怎么回事?”

此时程青听罢,便是在此时,将袁老太太,在《养丰堂》的,原原本本情景,都是给了丹枫子,讲了一遍。

丹枫子此时一听,顿时间,大惊失色,便是在此时,对着程青急道:“她在哪里,我们现在就去。”

于是乎,在此言说完之下,也是急忙起身,不待程青反应,拉着程青,便是往此时的,小洞府院落之外而去。

时间匆匆,小半刻时间,缓缓划过。

便是在此时,生拉硬拽,满脸几乎扭曲的,程青之下,来到了那处,刚刚郝运石,三人喝酒的,小隐蔽阵法之内。

只见此时,封不平和郝运石早,已经将刚才的,酒肉等伙食收起,桌上摆上茶具,一边抚慰袁老太太,一边靠着时间,想是明白,等候丹枫子来临。

此时丹枫子,入内一瞧,也是没有直接的,和郝运石与封不平打量,只是直接的,对着袁老太太,

哭腔道:“唉吆喂哦!我的至亲老姐姐啊,你这是,要唱哪出啊?”

此言一落,倒还真是解了,此时的袁老太太的忧愁。

只见此时,袁老太太心情,也是平和了下来,对着丹枫子道:“我那老妹子啊,这不是,我也着急不是。”

此时丹枫子听罢,便是在此时,脸色一转,转为温和,对她再次劝慰道:“我那老姐姐啊,这是修玄者的事情,你一个凡俗,又怎能解救啊。”

袁老太太此时一听,也是暗自明白,点头应是起来。

就见此时,丹枫子瞧罢,袁老太太的情况,又是一转头之间,对着程青问道:“阿青!那《花蛹谷》此事,可是真有此事啊?”

程青此时一听,便是在此时,立即对着丹枫子,言道:“掌门师姐,这个事,要问不平了。”

此言说完,便是在此时,向着此时的封不平,随声看了过去。

而此时,丹枫子听罢,也是在此时,凤目流转之下,向着封不平,一同看去。

封不平此时一瞧,便是在此时,明白之间,对着丹枫子,解释道:“丹掌门,这件事我们《万丰堂》那边,可是没传过来消息啊,是真是假未知?”

“哦,看来这次,要有个人,去瞧瞧了。”丹枫子此时听罢,便是明白此中关窍,自言的声音,就是在此时,传了出来之下,嗪首低头之间,思考了起来。

一时间,随着她的低头思考,便是在此时,让此间四人,皆都是在此时,双目一冒之间,目光凝聚的,向着他瞧了过去。

时间急速划过,五百分之一刻时间,瞬间即过。

就听此时,“丹掌门,你看本人前去如何?”一声传罢,顿时间,打断了,在场所有人的情绪之下,

众人再次,向着话音的位置,瞧过去的时候,发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此时易容阵法,易容为严己的,

散修郝运石!

“哦,阁下何人?”丹枫子此时听罢,便是在此时,对着郝运石,疑问神色写出,问出一句之下,瞧了过去。

“中州散修,严己。”郝运石此时见罢,也是不卑不亢之间,对着丹枫子微微一笑之后,双拳一拱手,收回之下,双目正色的,

随着自己的话语说完,就是在此时,对着她,双目炯炯的,瞧了过去。

丹枫子此时一见,先是瞧了瞧封不平和程青一眼,见他们二人,对着自己,无声的连连点之下,

便是在此时,一低头之间,却是在此时,移开了郝运石方向,暗自一顿思考,就是在此时,抬头之间,对着郝运石微微一笑,

又是在此时,对着郝运石一拱手,言道:“哦!那就辛苦,严己老弟了,不知事成之后,严己老弟,有何请求?”

“只求,《丹枫谷》废丹和废丹方。”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在此时,心无旁骛,眼神清澈一般,

对着此时的丹枫子,又是在此时,回了一句过去。

此时,丹枫子见罢,便是在此时,先是“嘶!”的一声,轻呼之间,双目移开郝运石,

一低头之下,又是在此时,无声的,沉思了起来。

而此时,郝运石见罢,也是心中,不慌不忙之下,对视着她,无语之间,就是在此时,

沉静等待!

同时使得此时,封不平和程青,袁老太太三人,此时见罢,也是在此时,无声无语之间,随着郝运石的沉静,

皆都是,二人目光聚焦的,无语无声之间,

平静观瞧!

一时间,也是让此时的,小房间气氛,随着此时的,丹枫子的沉默,就是在此时,缓缓地,

沉静异常!

废丹和废丹方,这是为何?

原来,这句话说来,可不是郝运石,有的放矢说的,而是经过和,混沌言语之间的,盘算得来的。

那这又是为何?

其实很简单,有了废丹,便是知道了,丹中原料,再通过废丹方,又是知道了,单方确切材料与比例,

那么如此,推算下来,那些废丹之中,自然是《炼魂丹》,废的最多,那《炼魂丹》方,不就是,

自然到手!

当然这么说,丹枫子也是不可能,怀疑郝运石的身份,因为废丹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丹的作用,在里面的,

中州许多散修,因为没有,太多玄石,都是竞价买入,废丹来修炼。

而那废丹方,自然是满大街都是,不用说散修了,就是把,那些废丹方,当街扔了,都是没有人要的垃圾货。

那如此说来,这些《丹枫谷》,都不知道存了多少?

时间匆匆,一刻时间,缓缓划过。

但是此时的,丹枫子听罢,却是有了,一丝怀疑起来,于是间,便是在此时,对着郝运石,

疑问道:“那如此,严己老弟,那单方巨多,你要如何拿走?”

郝运石此时一听,便是微微一笑,对着丹枫子道:“聚气以下的,废丹方,我一概不要。”

此时丹枫子,一听此言,便是瞬间明白了,郝运石此时的想法,于是乎,也是在此时,

对着郝运石,肯定的言道:“好!严己老弟,果然爽快,我丹枫子接了。”

此言一落,其余众人的心,才慢慢的降了下来,此时听罢,也是大喜,都是对着她,哈哈大笑了起来。

于是间,整个小隐蔽阵,又是笑声四起,顿时间,又是那般的,轻松与欢**氛,在此时瞬间,升了上来,

一时间,也是使得,整个小阵,又是那样的,

喜气洋洋!

时间极速划过,五十分之一刻时间,瞬间即过。

此时再见,场中情况时候,丹枫子和郝运石,签完灵魂契约,便是在此时,对着郝运石,

哈哈大笑之下,笑道:“哈哈!严己老弟,既然,你要那废丹方,那我猜严己老弟,也是对炼丹有些研究了?”

郝运石此时听罢,便是在此时,对着丹枫子,肯定言道:“丹掌门啊,小子不才,略有研究。”

“哦,既然如此,严己老弟,可曾想过,加入宗门?”丹枫子此时一听,便是在此时,一双凤目轻轻一张之间,对着他在此时,回问了一句出来。

郝运石此时,一听她此言,便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不外乎别的,就是求贤若渴的招揽之意。

于是间,便是在此时,对着她脸色一正,言道:“丹掌门,我小小散修,那有什么宗门心思,还请丹掌门见谅啊!”

此时丹枫子一听,此时也是略有失望的,对着此时的郝运石,又是言道:“严己老弟,你看这样如何,你不需要加入我宗门,只需做个客籍长老,你看如何?”

郝运石此时听罢,双目轻轻一咪之间,又是在此时,对着她言道:“还请丹掌门,见谅啊,小小散修,何德何能,还请丹掌门,收回成命!”

此言说完,就是在此时,对着她双手,一抱拳之间,满面羞愧表情写出,随声瞧了过去。

哪知,此时丹枫子听罢,依然是,不依不饶,对着郝运石,又是问道:“不如这样,严己老弟,你看我《丹枫谷》左坊室城,缺一城中客籍长老,你看如何。”

郝运石此时一听,顿时间,不由得,一阵心乱,脑上黑线,有些写出之间,心中在此时,

暗道:“我真啊这有完没完啊!这都啥人?”

于是乎,又是在此时,收起尴尬,连忙之间,对着丹枫子,脸色平静,正色写出的,

言道:“我只是,在此《丹枫谷》,住上几日,过一些时日,就要游历,整个中州,还请丹掌门,收回成命。”

此时丹枫子听罢,还要再说之间,便是在此时,被明白这掌门师姐的,那个《钻牛角》性格,又上来了的程青,

就是在此时,不得不上前,对着丹枫子道:“掌门师姐。。。”言了一声,说完之下,瞧了瞧丹枫子,又向着袁老太太,瞧了一眼。

想是此时的意思,已经是很明白了,就是此时此地,

不宜多谈!

丹枫子此时一听,再一瞧程青的动作,才知道自己,有些失言,便是在此时,朝着郝运石一拱手之下,

有些愧疚的,言道:“严己老弟,见谅!见谅!”

此言说完,便是在此时,朝着封不平和郝运石,一拱手之间,对着程青,一使眼色,

就是在此时,出了小隐蔽阵,直奔《丹枫谷》,本堡方向而去。

此时,再见程青时候,也是在沉思,对着郝运石和封不平二人,一拱手之间,转身之下,

便是在此时,将袁老太太,搀扶着下了二楼,出了《养丰堂》,直奔袁老太太的,住处而去。

而此时,郝运石一见天色,便是和封不平,说了一阵,就是在此时,起身告辞,下了《养丰堂》,直奔自己的,客栈而去。

只待封不平,瞧着郝运石离开,也是关了小隐蔽阵,自己又是,下拉二楼,巡视着一楼大厅而去。

一时间,随着此时的五人的离开,和那阵阵的,叫卖声之间,《养丰堂》便是在此时,恢复了平常一般,如无事发生的,

合着此时的,整个《左坊室城》,热闹喧嚣的,气氛之下,就是在此时,使得整个《丹枫谷》,又是恢复了,原来的的面貌的,

整个宗门,上上下下,一动不动的,没发生过异样一般,

平静如常!

于是间,连忙向着程青,瞪了一眼,便是在此时,赶紧接道:“阿青,何事惊慌?”

程青此时听罢,才反过味来,略一大量,此时环境,就是在此时,静默了下来,不再言语。

就见此时,程青一声“掌门师姐,大事不好!”的一声传罢,顿时间,让在座三个人,都是一惊,皆都是,抬头瞧着他起来。

此时丹枫子,刚才一见,自己差一点失言,的亏这小子,来解了围,也是在此时,老脸一热之间,瞬间平静下来,

便是在此时,心中一阵嘀咕:“这小子来得匆忙,也不看看,此时环境,不能让,这小子再说去了。”

言道:“宁馨师妹啊,你可别信,那个老东西的话啊。”

此言一落,连着南津听罢,也是一愣,与宁馨一起,有些迷惑般的,向着中间的中年女人,就是在此时,瞧了过去。

闻声识人,此时那中年女人,不用问,正是丹枫子了!

就在这时,丹枫子还没解气,又想说道:“的亏老娘,福运齐天,我那。。。。。”

话还没说完,就见此时,程青便是满头冒汗般,冲了进来,瞬间打断了,丹枫子的继续说话。

只见丹枫子,此时接着对二人,再次言道:“还不是气的,二百五十年前,传位于我,自己闭了死关,不就是为了个,不能不能飞升么啊?用得着么!”

于是间,瞧着此时二人,还是在听,便是又道:“他们说我丹抠门,我也就认了,但是,我为什么,这么抠门?不这么抠门,我们《丹枫谷》,还能活回来?”

此时就听,丹枫子对着二人,叹了一声,脸色一缓道:“嗨!你们都忘了,二百九十五年前的,事情啊,我丹枫子,这么些年,可是没忘。”

二人此时一听,也是有些明悟般的,连连点头,便是在此时,又是有些敬畏的,无声之间,瞧着丹枫子过来。

疑问道:“掌门师姐,这清源子,可是在信函中,有些提到,增加丹药的,数量的意思啊。。。。。。”

话说到这,还没说完,就听此时居中的,中年女人转头之间,便是在此时,对着她语重心长的,

只见此时,丹枫子又是对着二人瞧道:“你说我们那,师傅也是啊,也不知发了什么疯,非要跟着他,清源子老东西,来这个计划啊。结果那。。。。。”

二人此时一听,也是脸色一暗,想是知道此事情,却是是《清源派》,做法有些疯狂,

又是在此时,二人目光聚焦一般,继续的无言之下,瞧着她,聆听起来。

此时再见,《丹枫谷》主峰之下,左侧本堡,一处小洞府院落之中,此时正坐着,两女一男,三个修玄者,

就听此时,居中一位,四旬女人,对着右下首的男弟子,静声言道:“南津啊,那《清源派》清源子,又要丹药的事情,我看啊,还是按照去年的,定量给他。”

也就是在此时,那左下首的,那位女弟子听罢,有些疑问的,神色写出,抢在南津之前对着她,

阅读玄天运石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