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金粉》
金粉

第512章 你有空吗?

晏衡便从金三来找他时讲起,把昨夜如何行动的事无巨细全给说了,然后他道:“我早上翻了翻跟姜图见面的这人遗留下的文书,确定他姓徐。根据林复他们交代的信息,此人就是郑王府那几个幕僚之一的徐幽。”

李南风信手拿起来几张说道:“看上去大多是些旧闻轶事。”

“没错。”晏衡把散落在周围的卷宗纸张全部拢起来,“大多都是早年间的旧闻,乍看没有什么特别,但只要一归纳,就能发现这些记载很多都跟咱们两家有关。”

这样厉害的人物,刚好她手上就有一个。她将拿着的裴寂的画像递给晏衡。

晏衡展开看过,目光落在她脸上:“我真想问你,为什么会是他?你什么时候怀疑他的?”

李南风道:“端午节前两日,我母亲忽然找我说了很长一番话,那番话让我觉得,她对我并不是全不在意。

“可她既然在意我,又为何会强横地阻止我和裴寂呢?她和裴寂一定是有一方有问题,既然不是她,那就只能是裴寂。

“于是我就想到从他身上找找答案。那日我问他要了两篇文章给我哥点评,我哥说他笔锋太敛。

“他这么一说我就觉得他像是刻意隐藏自己似的,后来我又去见了他一次,回来之后我就让侍卫在那里盯着他了。

“昨天晚上,”她顿了一下,“杨琦来告诉我,他可能出去过。后来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会武功,他骗了我。”

晏衡拿着画像并没有动。

如果说他早前的确很硌应裴寂,那么这会儿他更担心的是李南风。

当初她有多维护裴寂,此刻要揭穿他,定然就有多难过。这些都是朝廷之事,譬如昨夜,她即便是发现了,不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知道,但她当场就作下了抓他的决定,很不容易吧?

李夫人犯了错,至今为止也不见得她否定自己,但她李南风就能,她有这个魄力。可否定自己的这个过程,越是短暂,就定然越是艰难的。

晏衡顺势坐在桌沿上:“其实你刚刚也没有想错,昨夜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徐幽与姜图有分歧。

“裴寂虽然有问题,但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底细,如果真是跟乱党一伙的,那么他是徐幽这一边的可能居多。

“因为徐幽昨夜正是被人救走,而姜图被拿的中途,并没人出现去救他。裴寂带走的那个包袱,定然是于他们而言至于要紧的东西。”

“那他就是郑王府的人。”李南风默然。

“十有八九。而且,救走徐幽的人,也多半就是他。”

李南风愈加沉默。林氏姐弟也是郑王府的人,而程淑勾搭陆铭,也十有八九就是林氏撺掇的。那么,难道前世也是裴寂下令让林氏这么做的?

可是那会儿他应该已经在李夫人的“威逼”下离开京城了,他指使林氏那么做,是要报复她?

可让他离开也不是她的错。

再者,如果李夫人发现了他的来历,她没有道理宁可被女儿误会也隐瞒不说,这可是关系大局的事情。

反过来再想想,李夫人就算是有防备之心,也就算有她的能力,只怕也无法真正拿捏住他吧?

拿捏不住,又何必报复?

李南风心里,其实没办法把她印象中那个光风霁月的裴寂和阴谋算计的乱党完全合并在一起。

裴寂骗了她,这毋庸置疑,但这个时候最忌感情用事。倘若因为裴寂骗了她,她就一股脑儿把恨意付诸上去,是很不明智的。

郑魏两王府的不睦,她总觉得有原因。但这些,又只能等抓到裴寂之后才能得到答案。

她结束了沉默,抬头道:“你今夜里有空吗?”

他略凝神:“应该没什么事。”

“那么我们去一趟竹心庵。”

“竹心庵?”

“没有。”晏衡停步,“他们当中一定还有个很厉害的人物,昨夜那房里的文书我只来得及带回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被烧了。此人不光是武功不错,而且心思也很缜密,我估摸着是比徐幽身份还高的人物。”

李南风思索:“既然有这样厉害的人物,姜图被抓他却也没去救人,这也奇怪。”

李南风凝眉:“咱们两家唯一值得提及的交集只有世仇,难不成,这些便跟当初林氏遇害之前说的话有关?”

“我也在琢磨这个。但郑王府为何要紧盯这桩世仇?倘若他们是为着搅乱大宁,实在有很多别的办法。”

李南风放下来。“现在找到人了么?”

晏衡看了下手,说道:“没什么大事,一点烧伤。”

两个人心里都有心事,这当口没有办法无所顾及地亲昵。

晏衡道:“到屋里坐,我还没用早膳,我们一起吃。”

李南风闻言,又挑了几页看起来。越看她眉头就皱得越紧:“这一页写的是我大伯母的娘家……他们找这些做什么?”

“我也觉得奇怪,虽说早就知道他们的目标也包括咱们俩家,但是也不应该只有咱们两家。”

李南风想到他既然能够洗澡,应该也不会很严重。便点头,看回旁边卷宗道:“你怎么会突然行事呢?”

“是金三临时找的我,我回来就开始布署了。”

李南风跟他进了门,一眼便见到榻上堆着的卷宗文书。

“哪来的?”她问。

他浑身散发着洁净的紫檀的香气,半开的头发被他随意绾着,发梢还有水渍。

李南风目光往下,看到他双手缠着纱布,她站起来:“你伤的严重么?”

“就是昨夜追踪徐幽,在他住处找到的,这是一大部分,还有一小部分被烧毁了。我去抢的时候才把手弄伤了。”晏衡转了转手掌说。

“怎么这么虎?”李南风把他的手握住,仔细地透过纱布边缘查看伤势。还好没怎么肿,而且看样子也经过了靖王妃的精心医治,草药都裹得好好的。只是这大热天地背着伤,看来要遭点罪了。“身上呢?”

“身上也有点伤。但是不妨碍办正事。”

“世子,县君来了。”阿蛮推门进来。

晏衡下意识看了眼天色,起来穿衣。

南风在廊下看了会儿晨雾里的莲花,就听到脚步声响,扭头一看,晏衡松松散散地披着袍子出来了。

阅读金粉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