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观火》
观火

第六十章马工头自告奋勇钻进洞义无反顾

现在,必须先把观音菩萨肚子里面的泥胎清理出来,才能将宁雁南的尸骸弄出来。

马工头又用钢锯将方洞里面的方格形木架子锯开,不锯开木架,是没法将宁雁南的尸体弄出来的。

方格木架是用铁丝固定的,木架是筋骨,所有的泥胎都是附着在木架子上的。

另一个师傅借此机会拿起铁锹,将泥胎一锹一锹地往外撮。

另一个师傅拿来一把和泥的三齿耙,他将一些比较大的泥胎往洞口挪,然后用手将泥胎拿出洞口。

林狄从刑侦箱里面拿出三副手套递给三位师傅。

降央嘎亚往观音肚子里面扔了不少泥胎。

三位师傅轮流撮了、刨了三十分钟左右以后,放下手中的工具,退到旁边。

如果单是挖泥胎,速度不会这么慢,在泥胎的下面,还有一具尸骸,在挖土和刨土的时候,几个人不能不顾忌到泥胎下面的尸体。

下面的事情,该由同志们自己动手了。

令狐云飞接过马工头手中的铁锹,继续撮起来,但速度明显慢了许多。因为铁锹越来越接近尸体。

十五分钟左右的时候,铁锹的头部触碰到了坚硬的物体——相对比较坚硬的物体。

萧老和赵子蒙同时听到铁锹的头部和硬东西接触时发出的声音。

令狐云飞不得不放慢了速度,他干脆钻进方洞,用手拨开硬东西周围的碎土——越往下,土越碎,有些已经成了粉末状。

很快,一只脚露了出来——准确地说露出来的仅仅是脚踝骨和脚后跟。

“降央嘎亚,你是怎么把宁雁南的尸体放到里面去的?”

“头朝下。”降央嘎亚低声道。

既然是头朝下,那么,赵子蒙和令狐云飞所看到的硬东西应该就是宁雁南的脚。

很快,令狐云飞用手从土中拨出了两只脚。随着观音肚子里面的泥胎越来越少,尸体腐败的味道越来越重。

宁雁南的尸体在观音的肚子里面呆了几个月,现在,正是尸体腐烂最严重的时期。

怎么才能将死者的遗体请出观音的肚子呢?大家有点犯难了。如果倒着拉出来的话,死者的两只手臂肯定碍事。因为菩萨的肚子里面有纵横交错的木架子,这也正是降央嘎亚将宁雁南的尸体倒着扔进菩萨肚子的主要原因。

所以,如果在观音菩萨的肚子里面将死者的身体掉一个个,是不现实的——因为菩萨肚子里面的空间有限。

会平师傅看出了大家的为难情绪:“赵队长,尸体就倒着出来吧!如果碍事的话就把碍事的木架子锯掉一些。反正观音菩萨还要进行一次大修。只要能把尸体弄出来,别的——你们就不要考虑了。”

赵子蒙朝令狐云飞点了点头。

马工头将钢锯递到令狐云飞的手上。

令狐云飞将有可能碍事的木架子锯掉。

一个师傅找来一根绳子。

令狐云飞接过绳子,将绳头系成一个圈,然后将绳圈套在死者的双脚上。

令狐云飞钻出方洞。

项代沫和令狐云飞、马建平抓住绳子的另一头,然后用力拽。

死者的两条腿被拉直了以后,就再也拉不动了。

赵子蒙用手电筒照了照,便看到死者的身上还压着一些比较大的泥胎。

菩萨肚子的底部空间狭小,人是很难达到底部的。

会平师太找来一根两米多长的竹竿,更深处的泥胎,铁锹够不着。

马工头从会平师太的手上接过竹竿,将压在死者身上的泥胎一一拨开。

赵子蒙道:“可以拽了,但要慢一点。”

令狐云飞和马建平试着慢慢拉,尸体开始移动。

只要尸体能慢慢向上移动就有希望,关键是不能用力太猛,尸体毕竟已经开始腐烂,死者的身体的三分之一还埋在碎泥胎之中。

一分钟以后,尸体突然停止上移,该不会是尸体的某一个部位被比较大的泥胎卡主了吧!

尸体的出土部分没有裤子。

赵子蒙站起身,走到降央嘎亚的跟前:“降央嘎亚,你最早扔下去的是不是几个大的泥胎?”

“是的,我扔下去的都是比较大的泥胎,扔完以后,我用铁锹把上面的泥胎捣碎了。我担心工匠在修补菩萨后背的时候发现问题,看到泥胎碎成了土,他们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死者有没有穿衣服?”

“我脱下了梅子身上所有的衣服。”

“衣服在何处?”

“用火烧了。”

马工头从马建平的手上接过手电筒,朝最深处照了照,结果发现死者的脖子下面卡了一个腿状泥胎,泥胎的两头正好卡在木架子上。

“赵队长,你拿着手电筒照光,我钻进去把泥胎挪开。”马工头道。

“里面地方太小,还是另想办法吧!”赵子蒙道。马工头钻进去不是问题,但肯定要和尸体近距离接触。这种事情怎么能让马工头做呢。

“赵队长不必担心,我平时干的就是粗重活,我这个人不信鬼神,完事之后,我到澡堂洗一把澡就行了。”马工头一边说,一边将右腿放进方洞之中。

“这不合适,还是让我来吧!”

赵子蒙的话刚说完,马工头已经猫着上半身钻进了方洞之中:“赵队长,你快给我照光。”

赵子蒙和项代沫两把手电筒对准了方洞底部。

马工头,慢慢爬到底部,他挪开柱状泥胎,在往后退的时候,还将尸体身上的碎泥胎拨开。

赵子蒙将马工头拽出方洞以后,令狐云飞和陆千开始拽绳子。

所有人都戴上了口罩,因为死者的双脚已经被拉出了方洞口。空气中腐臭的味道越来越浓。会平师傅和另外三个师傅已经退到大殿外面去了,出家人最见不得这种场面。

因为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所以,绳子已经扣到了肉中,死者腿上的软组织就像夏天摆了几天的烂冬瓜似的。

先被拉出方洞的是死者是死者的两条腿。

“再往外拉一点,但要慢一点。”萧老道。

令狐云飞和项代沫一点一点地朝外拉,很快,死者的膝盖也被拉出了出口。

郭萧和赵子蒙走到令狐云飞和项代沫的跟前,示意他们放下绳子,四个人直接用手将尸体抬出了方洞口。

不一会,大家看到了死者的大腿,然后是腹部,接着就是脑袋。

泥胎在距离洞口一米左右的地方,铁锹的长度正好能够得着。

几分钟以后,马工头就满头大汗,他干脆脱掉外套,卷起衬衫的袖子。

萧老和马建平同时将手电筒的光对准了方洞的西边和斜下方——尸体应该在这个位置。

一个工人将一把铁锹递到马工头的手上。

马工头用铁锹将观音菩萨肚子里面的泥胎一锹一锹地撮到方洞外。

会平师傅站在一旁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阿弥陀佛。”

陆千从刑侦箱里面拿出一把手电筒、几副手套、几个口罩。

萧老和赵子蒙、令狐云飞、项代沫戴上口罩和手套。林狄将一个大号手电筒递到萧老的手上。

十几分钟以后,方格木架被锯开了。

方洞的直径大概在九十公分左右,人是可以钻进去的,但人没法钻进去,因为里面的环境太过恶劣。

会平师傅望着堆放在墙角处的泥胎道,“但观音肚子里面这些泥胎都碎成了泥巴,所以,就放在里面了。当时,我们也没有多想,这些泥胎怎么会跑到观音菩萨的肚子里面去的呢?我原以为是那些红卫兵扔到里面去的呢。”

降央嘎亚就是担心工匠在修复观音菩萨的时候把观音菩萨肚子里面的泥胎拿出来,所以才将泥胎故意捣碎的。

萧老走到方洞跟前,打开手电筒,朝方洞里面照去。

在方洞下方四十公分处,有一些小块泥胎,方洞西边和斜下方——即菩萨底部和斜下方有很多小块泥胎。

二十分钟左右的样子,马工头和另外一位师傅从菩萨后背上取下一个边长为九十公分左右、厚三公分左右的方形泥板。

就在两位师傅挪开泥板的刹那间,马建平和陆千闻到了一股非常难闻的味道,不一会,所有人都闻到了。

降央嘎亚担心工匠们在修补菩萨后背窟窿的时候发现菩萨肚子里面的尸体,所以,往菩萨的脖子里面扔了一些泥胎,并用铁锹将泥胎铲碎了。

他料定工匠们不会将菩萨肚子里面的泥胎清理出来,理由很简单,因为菩萨本身就是用泥巴做成的,肚子里面有几块泥巴,无伤大雅。

会平师傅的话证实了笔者的说法:“几个工匠在修复观音菩萨的时候,看见了观音菩萨肚子里面的泥胎,本来是想把泥胎清理出来的,因为,这些泥胎是有用的。”

到底是泥巴做的,锯子锯在上面,比锯在木头上省劲多了,遗憾的是,由于泥巴里面掺杂了不少头发和麻一类的植物,所以,锯子所到之处,头发和麻一类的植物会拉扯下一些泥巴来。

会平师太和另外一个老尼姑一人拿着一盏马灯走进大殿。菩萨的后面光线非常暗,需要马灯的照明。

马建平和陆千从两位师傅的手中接过马灯,站在马工头左右两边。

阅读观火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