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手机阅读《我是半妖》
我是半妖

第九百五十七章:大智若愚

‘陆姬晨’闷哼一声,唇角溢出一缕青黑色的乌血,手中剑势如雾散去。

暗光一闪,化作骨鞭形态,无力散落垂地。

她连连倒退,看恶鬼一般看着陵天苏,手中骨鞭都拿捏不稳,凄厉惨叫一声。

陵天苏颤抖着手掌抹去脸上的鲜血,方才那一剑虽未落实。

但神游必杀一剑,余势还是给他带来了根本性的伤害。

凤凰灵火也难以治愈。

他看着痛苦抱头的女人,冷冷启唇道:“我不对你做什么,我只是想要杀你!”

陵天苏掌力一吸,将地上的妖骨鞭吸入掌心之中,面色阴沉地端详片刻后,递给双眸怔忪的苍怜。

苍怜傻傻接过,没想到她的小妖儿居然如此牛逼,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诡计多端的女人,终日打雁,终被雁啄了眼。

做羞羞的事之前,小妖儿说他要算计这个女人,苍怜还满心不屑。

现下,她忽然觉得苏邪当真是个明白人。

她的狐狸相公,果然打人脸最是娴熟了。

苍怜傻傻地抱着自己的骨头,问了一个跟‘陆姬晨’一样的问题:“你对她做了什么啊?她这样。”

陵天苏对待苍怜就又是另一个态度了。

他朝她柔柔一笑,道:“没什么,这还多亏了凤凰,当我还是一只小狐狸的时候,便日日跟她抄写经文。

那经文是凤陨秘术,专治邪魔,我将经文之力,融入一丝凤火一丝劫火以及我的本源妖血,在那命魂珠中设下一道封魔印。

她吞得倒是迫不及待,我们以正当手段伤不了她的肉身,那便从内部开始瓦解吧。唔……看来很有成效。”

陵天苏上下将陆姬晨打量了一番,忽然咧嘴一笑:“你想用那么荒唐的手段登临天道,破了凤凰的道心,在她被世人抛弃绝望之时,再将她一身血脉吞噬纳为己用,破境,渡劫,飞升。这如意算盘倒是打得挺好,不过现下嘛……”

陵天苏摸摸下巴,眸光冰冷含笑:“道心先破的,是你小青毛啊,狐狸尾巴都露出来的,她的皮子,你也就别继续顶着了吧,看到你顶着这么一张脸,我也着实犯恶心。”

苍怜被那一声小青毛给逗笑了,虽说当年她捡回来的那只狐狸,品种却为青狐。

她拉了拉陵天苏的衣摆,轻笑道:“什么小青毛,她也是有名字的,叫大智,大智若愚的大智。”

大智……

这个名字,当真是别有一番……

陵天苏嘴角抽搐,一脸古怪地看着鼻子高高翘起的苍怜:“你取的吧?”

苍怜十分得意:“很多人都说老娘我取名字忒有意境,忒衬景。”

陵天苏忽然觉得好对不起那只青狐。

人家叛你,也叛得着实不为过了啊,妖尊大人!

‘陆姬晨’面色亦是狠狠一抽,仿佛被戳到了伤心事。

但很快复杂的心绪又被身体里的剧痛所掩盖。

她早些就听闻过封魔印,寻常正道修行人士皆会如此印法。

可她还从未见过谁设下的封魔印居然如此博大精深,让她堂堂神游境都如此痛苦不堪,灵魂备受折磨。

她一向自诩心智超凡,能够在逆境之中暗害一代妖尊。

却不曾想,百年之后,突然冒出这么一只小妖,单比心智谋算,他竟是犹占上风。

先是诱她吞下暗含封魔印的命魂珠,再以鱼生刺入心脏一刀为因,令她道心动摇,再彻底引发封魔之印。

如此说来,他与鱼生,事先也必然有了联系。

可笑她还……

以为鱼生当真对当年青狐动了情意。

也是,他有着一个貌美如花,一世无双的师尊不去喜欢,怎么可能喜欢他神尊身边一只不起眼的妖宠小狐。

只是她不解,十分不解,在她剥离出此子妖魂之时。

其中流露出的妖魂之象分明是妖尊无疑。

除了亲口品尝过妖尊大人魂魄的她,天底下还有谁能够对此气息如此熟悉。

青狐眼风一动,视线飞速扫动一方空间,那里有着道元结界弥散过的痕迹。

瞧着她这么瞅啊瞅的眼风。

苍怜的小眼神就开始变得心虚起来,吹着口哨缩到了陵天苏的身后。

青狐目光转回之间,又看到那妖族少年大敞的衣襟之下,抓痕遍布。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忽然觉得好生荒唐可笑。

双眸放空了片许,她眼底说不出的讥嘲。

甚至体内封魔印给她带来的痛苦伤害她都能够暂且无视几分。

用看笑话一样的眼神看着苍怜:“我道妖尊大人您是何等的风霜傲骨人物,原来在绝境之中,也会甘愿委身于一只小妖,这还是当年那个不可一世的妖尊大人吗?

我怎么记得在五百年前,就连妖帝之子向您示好,以妖界半数疆土为聘,您都不屑去多看他一眼,好高的心气儿啊。

今儿个倒是玩的尽兴?地板都湿了大片,对着这座毁你一切的五曜神殿,你居然还起得了兴致也着实是一件奇事了。”

苍怜心中一悚,探出小脑袋往方才战场上偷瞄而去,觉得有些丢人。

陵天苏反手将她脑袋给按了回去:“别看了,这女人故意气你的,才没有湿一大片。”

苍怜拍拍小胸脯:“那就好,那就好。”

陵天苏一本正经:“你睡着后,我早就擦干净了。”

苍怜小脸一僵,无地自容。

青狐亦是一脸无语地看着这少年,心道你小小年纪的,怎地生得这般无耻。

她继续打压刺激苍怜道:“我可是记得妖尊大人您来时分明不过通元之境,就这么小半夜的功夫居然就突破了长幽之境,您这小妖,倒也生得着实不凡了些。”

她舔了舔嘴唇,看着苍怜:“当年您老人家有好东西都会第一时间会同我分享的,如今这只小妖儿一看便是上好的鼎炉,不若,也让我来沾沾光,我与他同为妖狐之身,怎么看也比您老人家合适吧?”

苍怜面色一变,如同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跳出:“你个小贱人!如今连老娘的男人都要觊觎,要死啊你!”

接过刚跳出没两步,陵天苏面色一沉,骤然伸手搭在苍怜的肩膀之上,将她用力拖回。

几乎是同一时刻,苍怜脚下地面腾出一道染着青炎的铁片。

铁片之上的铭文飞速燃起,万道魔兵带着无声的必杀之意冲天而起,贯穿殿宇苍穹。

苍怜小脸煞白,看着那铁片心惊不已,这一脚落实,她怕是就要被捅得千疮百孔了。

陵天苏一剑刺透铁片,上前几步,鞋底将那枚铁片碾压成灰烬。

他提剑缓步来带青狐面前,二话不说,一剑刺出。

青狐下意识想要抬手格挡,陵天苏反手一剑,剑光之中划出一道雷霆之光。

她惨叫一声,手掌被一分为二,四根断指残破飞溅而出。

陵天苏沉着双眸,剑势不停,直接刺入她的心口之中,手腕用力一搅,将她心脏绞杀成一片血沫。

碎心之痛,青狐疼得狂呕鲜血,模样凋零。

陵天苏满目阴郁地看着她,惯来澄净温和的眸子里早已风霜连天。

他语气不悲不喜很平静的问道:“疼吗?”

青狐疼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可我觉得这还不够疼。”陵天苏冷冷替她回答:“碎心之痛,怎抵得过遭人背叛之痛,怎抵得过自爆之痛,怎抵得过三百年苦寒之痛!”

(ps:好了,假货真名浮出水面,大家别再叫她陆姬晨和假陆了,人家有正儿八经的好名字。)

伤口之深,可以想象得到当年这一道伤口几乎将她的脸劈开。

她神色无比痛苦的捂着心口,面色怨毒地死死盯着陵天苏的脸:“你对我做了什么?!”

面上的幻术加持,在她体内奔腾难控的气息之下直接崩溃散开。

露出一张普通的五官,肌肤微微泛着不健康的黄色。

更难看的是,还有一道蜈蚣般粗大的伤疤从她额角一只斜斜蜿蜒至下巴处。

苍怜俏脸苍白而扭曲,眉心黑莲似是剑至一瞬便要释放完全。

隐司倾亦是不顾体内魔染重伤,眉心两颗本命星辰在身体最难堪重负的时候强行点亮,似是要召唤出什么。

场间,唯一神情不变的,只有陵天苏。

她双手痛苦抱着头颅,面上血裂的痕迹愈发严重,面皮如同岁月剥落的墙角大片大片的往下落。

容颜不再倾世绝俗,肌肤也不再白皙如雪。

蹙眉一瞬后,她居然发现,那一抹滞意竟然并非错觉。

而且滞意疯狂蔓延扩散,如一张无形的巨网,长满钢针倒刺,将她全身笼罩蔓延。

纵然此刻在那绝强一击之下,通体肌肤已经开始泛起一片不正常的湛湛粉意,七窍之中鲜血狂流。

他的眉眼依旧凝沉平静。

陵天苏清楚知道这一点。

‘陆姬晨’亦是如此。

‘陆姬晨’从不觉得这只少年小妖能够从她剑下安然存活。

甚至有自信在这一剑破开他的妖躯后,身后那个贱人也绝对难以幸免于难。

可当她抬眼之间,看到少年那疯狂溢血却又不失自信的双瞳,她心口莫名一滞。

万般诸多魔象如涛如怒,其中蕴藏的巨大杀伤翻涌出狂暴的气流。

剑骨未至,陵天苏身体骤然往下一沉,浑身骨骼像是被重锤不断敲打上万次一样,裂骨满身。

他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恐怖一击,剑骨甚至无需穿透他的身体,只需轻轻一击,他这一具半妖之躯,便会化作一片血雾。

阅读我是半妖最新章节 请关注凡人小说网()

  • 加入书架
  • 目录
  • A+
  • A-